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团宠公主三岁半 > 正文 第787章 顾治:他们还不配

正文 第787章 顾治:他们还不配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在第二天的一大早,天将破晓的时候,军营里已经忙碌了起来,到处都点上了柴火烧米煮粥。

    顾治和大臣们也一大早的聚在了一团,每个人的心情都是轻松而愉悦的。

    大军走了那么长的时间,总算是要到边城,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
    跟随此次大军出行的还有不少的文人,那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,尽管年纪相对轻一些,路上还坐着马车,可这一路上也把他们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一想到今天晚上就能躺在舒服的被窝里睡觉,明天也不用赶日子,众人便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治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他默不作声的打开了地图,看到了他们这一行人必然会经过的一座小峡谷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安国公靠了过来,“皇上,您这是?”

    顾治沉默的点了点地图上的一个地方,安国公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顾徽的大账内,她点了点地图上的那个小峡谷,沉声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吕茶!” 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着暗枭12影,去仔细探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吕茶看了看地图,记下了大概的方位,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,让暗一留着保护您吧。”

    顾徽一口应下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复杂的盯着桌上的地图看,心中升起了阵阵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的旅程太过安静了。

    即便皇上身边跟着两万精兵、500御林军的保护,可若是能够刺杀到皇上,收获却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可他们这一路上,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阻碍,若说是去前线打仗,不如说是去郊游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违反常理。

    暗卫的消息还没有打探回来,可大军也不能只在她的一个猜测下停留在原地不动,引起恐慌。

    时辰一到,大军按照原定的计划启程。

    越到那个峡谷,顾徽心中的慌乱越甚,她拍了拍奶糖的脑袋,从它的身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三下的追上了顾治的马。

    “父皇,咱们去坐马车吧。”

    顾治笑着回头,“怎么,你这小丫头累了?这可不像你平时的风格呀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骑着奶糖,按理来说应该比他们骑着马还舒服一些才对。

    顾徽笑着撒娇,“灵儿正好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父皇呢,咱们去马车里说好不好~”

    顾治一顿,他眯着眼睛颇有些复杂的看了眼顾徽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治下了马,直接进了专属于顾徽的那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两人的动静被二皇子看到,他冷哼了一声,眼中升起了一抹狂热的嫉妒。

    父皇可真是偏心,骑了这么久的马,顾徽撒一撒娇就上了马车……

    父皇的眼里也永远只看的到顾徽一个人,整的好像只有他们才是父女,他是从外面捡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二皇子拍了拍马屁股,又往前面走了一些,直接来了个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两人在马车上坐定,顾治这才看着顾徽,“说吧,有什么事情要和朕说?”

    顾徽飞速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小地图,一脸严肃的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父皇!前面的这个大峡谷是难得的天堑之地,又长又窄,莫说两万士兵,恐怕两千士兵都不能全数进入。”

    只有前面的那一头出去了,后面的这一头才能进来,这里的山崖又陡峭,若是有人埋伏在上面,恐怕……

    顾治瞳孔一缩,他震惊的看着顾徽。

    顾徽眨了眨眼睛,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【难道她说错了吗?】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顾徽缩了缩脑袋,“我……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直觉?”

    顾治突然笑了出来,刚开始还是小声的笑,到后面完全不压抑自己的情感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车外的士兵们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皇上果然对长宁公主喜爱至极……看这笑的,像个大傻子似的。

    顾治拍了拍顾徽的脑袋,直到把小姑娘的头发揉的一团乱糟,才平静下了自己的心绪。

    这一回也不再说什么为何不是男儿的话,他的目光中满是赞赏,“有长宁在侧,乃朕之幸事。”

    不是男儿又如何,旁人的男子哪里有他顾治的女儿聪慧伶俐。

    顾徽在战斗上的直觉,实在是让人吃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大部队到了大峡谷的门口。

    部队没有任何的犹豫,长长的队伍直接进入了峡谷,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,在峡谷的面前被拆成一队一队的。

    甚至被护在正中间的,那一辆明黄色的豪华马车都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安国公进了长宁公主的马车的时候,就看到了一脸兴致缺缺的顾徽,他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“皇上,前面就要进峡谷了。”

    顾治笑着看了顾徽一眼,淡淡的吩咐着,“进吧!总归只有这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国公下了马车,顾徽叹了一口气,“原来父皇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就她像一个大傻子一样,还特地把人叫来详谈!

    顾治好笑的弹了弹顾徽的脑瓜崩,“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,你以为朕只会发脾气吗?”

    顾徽微微一顿,大多数时候除了批奏折,顾治也只有看着臣子争斗和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他惯会钓鱼执法,顾徽却没想到还有军事上的才能。

    “那父皇为何不先停下来!”

    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既然知道了有可能有埋伏,却还是向前?

    顾治笑着摸了摸顾徽的脑袋,这孩子在一些方面格外的早熟,也聪明的可怕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小迷糊的时候,才让做父皇的有一点成就感了。

    ٩ˊωˋ*و

    他指着地图,“这一条峡谷很长,有各种各样的山洞,上面树林茂密,想要藏一百多来人再容易不过。”

    顾徽点了点头,“确实,但只要我们派人细细的去查……”

    这里虽是边疆,却是他大盛的边境,北戎人也没有这个能力派太多的人过来,只要找到了人,抓住他们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看顾徽的神情,顾治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,笑着刮了刮顾徽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傻姑娘!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是担心朕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掀开了马车帘子,顾治眯着眼睛看了看峡谷上方,声音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群苍蝇,阻碍了军队前进的脚步……他们还不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