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修真小说 > 刀笼 >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谁先疯

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谁先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戚笼一路走来,疯狂的、血腥的撕杀仿佛与他无关,没人在乎他,他也不在乎别人,他似乎只是一团空气,没人能看到

    不,龙脉之子能看到,很清晰的看到,他截去了所有金江的水网,一鼓作气,金色的江水冲入了黑色河道,浩浩荡荡

    黑水溃不成军

    ‘他想做什么?!’

    教官面色微变,他能感受到,龙脉之气还在上涨,取而代之的,是九幽之力的滑落,一涨一消,让他莫名多了一种恶心的感觉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,你不问我我怎么说呢”

    戚笼抬头,两双眼睛像是跨过空间,对在了一起

    “三刑四杀,七伤八难,海神侵扰之厄九幽地狱、三途五苦,转还福堂这些话合在一起,不就是一条河道么,我在试图用龙脉之力,一鼓作气,冲破大劫的封锁,进入福堂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做到!”

    “真神在的情况下,的确是不可能做到,”戚笼漫不经心的道:“但我要是真做到了呢,我岂不是就能得到福堂的庇佑,就像是消失的亿万众生一般”

    “我能进去,大劫之力进不去,”戚笼比划了下,笑道:“你看,这一来,龙虐不就解决了”

    众人豁然色变

    “你们猜猜,这事历代妖皇有没有想到,当然想到了,鬼庭说到底,不就是福堂的鬼道演化么,但是大多数妖皇并没有这么做,唯一叛变的明妖皇,也只是借助福堂之力离开此界,但我不一样,”戚笼顿了顿,道:“我又不在乎众生的死活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没有必要阻止我,进入福堂,便能解决龙虐,还能离开此界,多好的事,你们做真神鹰犬不就是为了这一遭么,只要不与我为敌,我也可以为你们做到”

    “动手!!”

    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
    教官大喝一声,手中大枪带着大宣府特有的战法《苍龙玄兵》,长枪如龙,撕咬向对方,他和对方有大仇,不会动心,但他不能保证别人不动心

    戚笼脚步一错,两手划了个圆,雾气从指尖溢出,龙九子幻影往雾气中一钻,这是《九气驭皇道》的一招,叫做九子归圆,教官那口顶级神道兵刺入其中,雾圈一转,无声无息,大枪一分为二

    戚笼再度踏步上前,探掌拍胸,教官忽然感觉到,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扑面而来,他甚至不知道刚刚那口枪是怎么断的,不过千捶百炼的武人直觉让他瞬间弃枪后撤,同时脚下烟雾生出,一尊狻猊幻影如拍马,缩地成寸,一下子出现在大宣府的城墙之后

    眼角余光一扫,只见一条粗大的裂缝出现在了天地之间,那是自己枪劲割出的痕迹

    ‘原来此人是用钟吾天地来断我这口枪,天地两分,再天地合一,什么神道兵也挡不住,我如果和他单打独斗,恐怕挡不住三招’

    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战斗!

    教官再一次使用‘狻猊神王’的能力,横穿虚空,再一次出现在了战场上,眼前的场景让他松了口气

    只见六道黑暗风暴将戚笼围堵,六位龙脉之子在黑暗中进进出出,各种神王拳术、大劫手段充分往对方身上招呼

    那黑暗风暴似乎能克制天地之力,并且其它龙脉之子们也很聪明,直接将龙脉的大气运展开,堵住风暴空隙,天上的狂风暴雨被冲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金云滚滚,以及龙影的翻江倒海

    戚笼脚下的大江若隐若现,前有大劫之力的反噬,后有其它龙脉造反,他不像是一开始那么游刃有余了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炼铁手自言自语,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看不透局面的军阀头目,在这场大战面前举棋不定

    戚笼不傻,他有很多种方法减少这场夺龙局的意外因素,但是他没有,他几乎扯入了所有意外因素上场

    如果自己加入,那便是八条龙脉打四条龙脉,整整多了一倍,就算是龙脉之王权柄,也扛不住这么多大气运的冲击

    更何况他还要维持‘绝地天通’,那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考验,对方承担的压力其实远比表面上的大

    他有些想不明白,对方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入绝境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你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啊”

    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响起,炼铁手一愣,然后冷笑道:“堂堂龙脉之王的权柄,给你用来偷鸡摸狗,也不害臊”

    天地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,天地运转之力,自然能发现隐藏的封神榜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么,你问我,我自然就说,毕竟这场夺龙局中,你算是我唯一有挑战性的对手了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看”炼铁手被对方的语气气笑了

    “你应该能猜到的,其实这是个明谋,真神为了防止龙脉之子造反,用九幽力量钳制,同样为了这方世界不出现更强大的力量,譬如当年的亡国七灾,开始吸纳大劫之力,三刑、九幽、七煞,八难在波旬手上,也不会与他们为敌,至于地狱、三途、五苦,要么跟道祖有关,要么跟天帝有关,这些大人物也不会在意一个小千世界的得失,理论上,真神们已经凑齐了此界的最强战力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”炼铁手瞪着眼珠子,像是要吃人

    “我的确是变数,确切的说,是复国计划下的变数,其中也有人皇的影子,没有他们的遮掩,我的确成长不到这个地步,而没有我的搏命,再让大劫之力圆满个一两道,我现在也不会这么游刃有余的跟你说话了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些什么!?”炼铁手的语气有些不耐烦,他很想出手杀人

    “你还不明白?”戚笼语气中笑意更浓,道:“我这个便宜干爹都猜出来了”

    炼铁手转过头,只见侯孝天面色突然变的很难看,他深吸了口气,道:“龙虐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龙虐,大劫之力与龙脉之力越冲突,龙虐诞生的就会越快,而越与大劫之力有牵扯,龙虐就会越强大,你猜猜看,是谁与大劫之力牵扯的最深?”

    “九幽军团的龙脉之子!!”

    “猜的没错,而且你刚刚也看到了,龙脉之王的权柄的确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,龙虐如果诞生,我完全可以把它‘合理’分配给其它的龙脉之子身上,没道理疯的只有我一个”

    戚笼语气中笑意到了极点:“你在等我入魔,其实我也在等你们癫狂呢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活下来的都是疯子,但只要我的症状比你们轻,我不就不战而胜了么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  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