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突发情况

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突发情况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陈劫的目光,凌菲迅速的回头,一张精致的面庞,就呈现在了陈劫的眼前。https://

    “劫哥,这里。”

    当凌菲见到了陈劫的一刹那的时候,眼神之中明显的露出了一丝喜色,随后迅速的朝着陈劫的这边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三十秒后,凌菲来到了陈劫的面前,很自然的挽住了陈劫的手臂,就像情侣那样,和陈劫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陈劫明显的感觉到,自己的手臂一阵的温热,如同棉花般温.软而富有弹性,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而凌菲身上独有的体香,更如同是致命的毒药一般,进入了陈劫身体之后,便让陈劫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冲动。

    当场,陈劫的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,诱惑啊。

    再看看凌菲那促狭的眼神,陈劫立刻就明白过来了,凌菲这是在故意捉弄他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可能陈劫会不懂凌菲的风情,或许就让凌菲捉弄了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的陈劫,可是经历过那种男女的事情,甚至在阴差阳错之下,已经和三位女人发生了关系,对于凌菲这点小动作,自然是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此刻,陈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,不顾凌菲脸上的红晕加剧,继续深层次的感受着凌菲那惊人的弹性。

    真大,真有料。

    此刻,这是陈劫脑海里的唯一感受。

    虽然,他和凌菲认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,对于凌菲的身体,有如此深刻的认知。

    尤其是,凌菲那看似并没有太过于波澜的胸前,竟然另有一番天地。

    觉察到了陈劫的小动作之后,凌菲的表情变了变,然后偷偷的用力,想要将自己的手臂,从陈劫的手中抽走。

    当然,这倒不是说,她对于陈劫没有感觉,不喜欢被陈劫占便宜。

    相反,当陈劫的手臂压在了凌菲的身上时候,凌菲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,心脏如同小鹿般砰砰直跳,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的场合,似乎并不太适合。

    因为,此刻的凌菲和陈劫所占的位置,似乎已经成为了候机厅的核心。

    凌菲,本身就是属于女神级别的,在学校,凌菲是江陵大学首屈一指的校花。

    而到了社会上,像凌菲这种女神级别的女人,就变得更为的稀有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,凌菲身上,还有着许多社会女人身上都没有的青春朝气,这点,正是所有正常男性都梦寐追求的。

    此刻两个人成为了众人的中心,机场的许多男人都或明或暗的打量着凌菲,眼神之中透出了惊艳的表情,继而出现的则是赤果果的欲.望。

    “别闹,这么多人都看着呢……”凌菲终于忍受不住陈劫手臂上传过来的压力,绝丽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羞涩道。

    虽然她是江陵大学的校花,但是学校的那些人,只敢偷偷的在背后瞧她,不像现在,这些人如此赤果的眼神,这种眼神让凌菲有些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有我在你身边,谁也不能伤害你。更何况,他们那是羡慕的表情……”此刻陈劫嘴角邪邪的一笑,对着凌菲道。

    “羡慕的表情?”凌菲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,恐怕陈劫现在已经被斩了千百遍了。

    不过,陈劫不松手,凌菲也没有办法,只能就这样,任由陈劫拉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甚至,在凌菲的内心深处,还不断的滋生出了一阵阵的小窃喜,这种情绪,如同毒瘾一般,逐渐的扩散到了全身的每一个角落,让凌菲有些欲罢不能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两个人过了安检,随后登上了去往h省边疆的飞机。

    当踏上了飞机的那一刻,陈劫的心情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时隔一年,也不知道曾经的老战友,是否过得还好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原因,恐怕水娃也不会被李家陷害,进而丢失了一只眼睛……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里,陈劫就感觉到了无尽的自责。

    水娃的家乡,在茂密丛林的丛林里,如果不是因为陈劫因为做任务经过水娃的家里,恐怕陈劫都会想像不出,在零下三十度的丛林里,为何还会有人类在里面居住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陈劫陷入了沉思之中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,水娃父亲身上的癌症,是否已经好转……

    虽然,陈劫将自己的全部复员费用寄给了水娃,让水娃来为父亲治病,但是陈劫自己的心里也明白,恐怕他给的钱,也只是杯水车薪……

    在绝症的面前,即便是有天文数字般的财富,都无济于事,更何况,他给出的那点微薄之资……

    此刻,陈劫的身上,散发出来了一股无形的气势,即便是坐在陈劫旁边的凌菲,也明显的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凌菲异常的安静,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痴迷。

    虽然,在江陵大学之中,追求凌菲的人,恐怕都排到了大学校门口外了,但是在凌菲的眼里,那些追求者,就连眼前这个男人的十分之一都及不上。

    这无关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帮助过她的家族,也无关这个男人,曾经救过她……

    而是,这个男人的身上,有着一种古怪的特质和魔力,就如同飞蛾扑火般,牢牢的牵引着她所有的视线……

    时间,一点一滴的流过,而凌菲也痴痴的望着陈劫,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此次飞机从江陵飞往h省的最北端,位于小兴安岭附近,即便是以最快的速度,也需要是五个小时,旅程有些远,凌菲还从来都没有离家这么遥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当她注视到了靠在椅子上沉思的陈劫,眼神之中再次流露出来了一丝柔情。

    只要是有陈劫在的地方,即便是再遥远的距离,她也不会感觉到无聊。

    甚至,眼前的一幕,她希望永久的定格,成为永恒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个人都沉思不语,一股静谧的氛围,淡淡的在两个人之间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舱内的广播,突然之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各位乘客您好,目前头等舱的一位老者心脏病发作,需要快速的救治,如果您是医生,希望您能够出手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柔和的声音,很快就在机舱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心脏病?”

    当周围的乘客听到这个病的时候,眼神之中流露出来了一丝的叹息。

    急性心脏病一旦发作起来,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救治,恐怕在数分钟之内,就会彻底的死亡。

    而目前机组上,很显然并没有相应的人员和设备来抢救,至于飞往h省的旅客,又怎么可能会恰好有医生存在?

    即便是有医生存在,又有谁会冒着巨大的风险,去救治一个不相识的人?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的医患问题可是非常的紧张,即便是在医院里,都有可能摊上责任,更何况这是在飞机上……

    一旦失败,恐怕会摊上巨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就连陈劫,也被这道柔和的声音叫醒了。

    “心脏病?”陈劫微微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一旦急性的心脏病发作,恐怕会数分钟之内死亡,看来这个客人的生命安危,有些悬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情况,陈劫也无能为力,他只能是寄希望于这批乘客之中,能够有一个真正懂得内科的医生,给予那位心脏病的乘客有效的救治。

    只可惜,整个机舱内静寂一片,并没有任何人回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舱内的广播,突然出现了一道中年人浑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叫赵军,目前躺在床上生病的人,是我的父亲。父亲一生都贡献给了国家,从二十岁的时候,就参加了对印的战争,而后的几十年了,更是参加了不计其数的战役,身体留下了无数的暗伤。”

    “这心脏病,是在对越反击战的时候留下的。这几年,父亲身体恶化,不得已从部队退役下来,只是我还没有尽一个当儿子的本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大家,救救我父亲,救救一个曾经为国为民做出贡献的人,救救一个年迈残年的老人,圆了我这份儿子的孝心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的声音之中,带着一丝沙哑,声音醇厚,感情真挚,当场就感染了在座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一个老军人,为了国家,为了百姓,将自己的青春挥洒在了战场之上,身上留下了无以计数的暗伤。

    而到了晚年,在一次突发性疾病面前,竟然没有人肯施以援手,这是多么让人寒心的一种事情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机舱内的乘客,再次沉寂了。

    虽然,所有乘客表情沉重,但是并没有人站出来为老人救治。

    毕竟,这次的乘客,并没有人能够真正懂得心脏病的急救,尤其是,这种已经有很多年的心脏病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沉寂的时候,陈劫缓缓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,他并不是医生,也没有任何治疗心脏病的经验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听到了,这位老人曾经是一位参加过阿三战争的军人,陈劫内心之中就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人,是他所敬仰的,虽然他什么医疗技术都不懂,但是他愿意,以自己体内的内气试一试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一线希望,陈劫也愿意为了这位老军人,冒险。

    一时间,舱内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陈劫身上。

    而陈劫,成为了唯一的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