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凌菲的决断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凌菲的决断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徐瑞没有再放狠话,毕竟成王败寇,哪怕他再不服气,觉得陈劫是走了狗屎运赢的他,但毕竟陈劫是赢了。https://

    再陈劫还没有输之前,哪怕陈劫再嚣张,他也只能不爽。

    但心里面,却已经想好了,等待会陈劫输了后,他一定要好好的羞辱陈劫,陈劫现在越嚣张,待会就会越凄惨。

    确定了由徐瑞、范曾、王顺三人去找高手来救场,三人顿时开始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徐瑞犹豫了一下,觉得自己的保镖虽然实力也不错,但平时与自己切磋的时候,自己也能斗上一二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放水,但实际的实力,也就比自己高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徐瑞觉得,那样的实力足够解决陈劫了,但万一陈劫再次走狗屎运……所以徐瑞觉得,一定要找个更厉害的人来,不给陈劫一点机会。

    最终,徐瑞决定把自己父亲身边的保镖找来,那可是他父亲花重金请的保镖,两个自己的保镖,也不是那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想来有他出手,陈劫就算运气再好,也必败无异。

    而范曾却没有去联系自己的父亲,借父亲的保镖,而是打了电话给自己的保镖,让他赶紧上来。

    范曾输给了陈劫,这种极为丢面子的事,他不愿意告诉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而王顺的想法与徐瑞差不多,他之前虽然输了钱,但却并没有自己下场,所以也没有丢面子一说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向自己的父亲,借来了一个厉害的保镖……

    而无论是徐瑞的父亲,还是王顺的父亲,此时都在晚宴的主会场之中,徐瑞、王顺来求助,次会场发生的事,也自然在主会场中传开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那毕竟是小辈之间的事,所以主会场这些人,也没有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哪怕是徐瑞、王顺的父亲,也只是随意应下,让自己的保镖去次会场助拳,便忙着继续与人交际去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在主会场的凌菲,也得知了次会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此时正在跟父亲说明陈劫与余微发生冲突的情况,骤然听到陈劫此时,正在次会场与一众富二代公子哥擂台赌斗,而且接连赢了徐瑞、范曾、王顺,赢了他们六百万之后,整个人都呆了。

    而凌菲的父亲凌云泽,也瞬间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能跟你说了,总之情况就是这样,是余微先挑衅的,你要小心点余微家会发难,我要赶紧过去……”凌菲慌忙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准备离开主会场,却被父亲一下拉住,皱眉道:“你这丫头,急急忙忙的干什么!你看你惹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爸,陈劫大哥他不是那样的人,肯定不是陈劫大哥先惹事的!”凌菲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管是谁先惹的算是,总之现在你带来的那小子,惹了众怒了!徐瑞、王顺,哪个不是江陵商会赫赫有名的公子哥,他们身后的势力,比你爸我强都了,那小子惹了他们,今后在江陵市还能有好?”

    “爸,我说了陈劫大哥不是主动惹事的人,我要赶紧过去,是我带陈劫大哥来的,我不能看着那么多人欺负陈劫大哥一个人。”凌菲急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许去!就是因为那小子是你带来的,你才给爸惹了**烦了你知道吗!那小子惹的人,没有一个是你爸惹得起的,你现在必须跟那小子保持距离,划清界限,否则你爸以后也不用在江陵商会里混了!”

    凌云泽皱着眉头说到,十分头疼。

    本来他听说林家的林辉,似乎对自己的女儿有意思,便想在这个宴会上,找机会将两人撮合一下。

    要是女儿能嫁入林家,那怕林辉在林家并不是嫡系,也足够算是攀上高枝,他公司的那点困难,也就迎刃而解

    了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女儿对此居然十分抗拒,居然给他弄了一个‘男朋友’出来。

    凌云泽本来就不太满意女儿找的这个‘男朋友’,此时对方还整出这么大的麻烦出来,他就更是不满了。

    而想到女人这个‘男朋友’惹的那些人,凌云泽都感觉头皮发麻!

    这些人,随便一个,都不是他能招惹的,而陈劫倒好,把他们全部得罪了,要是这时候女儿过去,站在陈劫一边,那岂不是所有人都会觉得,陈劫与他是一伙的?那他以后还怎么在江陵市混?

    所以,无论如何,凌云泽都要拦住女儿!

    “爸,陈劫大哥是我带来的,他现在有麻烦,我要过去!”凌菲着急道。

    凌云泽严厉道:“不许去!哼,虽然我跟你妈,都说过尊敬你自己的选择,但那也要看你选的是个什么人,这个小子太能惹事,他不适合你!你要是与他在一起,我们凌家不够他折腾的,所以你跟他断了吧!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许去,你没听懂吗?丫头,你一直很懂事,你也知道家里现在的情况,如果只是惹了一个余微,倒也不算什么,爸多出去求求人,照样能扛得过去。但又惹上徐家、王家,那我们凌家,明天就有可能破产!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,狂妄又张扬,一下惹了那么多人,你必须与他撇清关系,否则就是要让咱们家的所有生意都覆灭!”

    凌云泽凝重道,这却不是吓唬凌菲,而是说的实情。

    他相信以女儿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懂事,肯定会懂这个道理,但可惜的是,他错估了凌菲对陈劫的感情。

    听完父亲的话,凌菲用力的咬紧了嘴唇,眼神中全是挣扎。

    很快,她深吸一口气,道:“爸,陈劫大哥是我带来的,现在他有事,我不可能不去管,还要与他撇清关系!你总是教我,退一步海阔天空,不要得罪人,万事要忍让,你也一直是这样做表率的,但咱们家的情况,就算你继续忍让、退步,就一定能够好转吗?咱们不过是在欺骗自己而已!”

    “在女儿看来,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东西,比生意更重要!生意没了就没了,女儿陪您过简简单单的普通人生活,但如果今天我不过去,而是选择与陈劫大哥撇清关系,那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,一辈子活在自责之中!”

    “所以,爸,对不起,我一定要过去!哪怕因此而得罪了江陵商会的大部分公子哥,我也一定要过去!我不能让陈劫大哥一个人面对,他是您女儿带来的,也是您女儿的……心上人,所以,别拦着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菲再次深吸一口气,咬着嘴唇看着一脸震惊的凌云泽。

    凌云泽身体颤抖着,显然没想到女儿会跟他说这些,看着女儿眼中的执着与坚毅,凌云泽突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松开凌菲的手,感慨道:“罢了……爸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,就算不得罪人,处处去求人,也不过是让咱们家的生意,晚一点覆灭而已,人人都想吞我家一口,那就让他们吞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凌云泽突然变得很洒脱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,只希望你这次找的,是真的对你好的人,那样就算以后没有了生意,咱们一家还能过简简单单的幸福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你放心,陈劫大哥他是一个好人!”

    说完,凌菲咬紧嘴唇,坚定的转身,向着次会场跑去。

    凌云泽叹息一声,看着主会场那热闹的场面,突然觉得自己在这里面,显得格外的多余,仿佛被排除在外一般。

    他飒然一笑:“罢了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,反正也没人在乎我,不如去看看女儿这一次看上的,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物,居然让我那有些懦弱的宝贝女儿,为他那样说话,为他不顾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凌云泽也离开主会场,向着次会场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次会场,徐瑞、王顺找的帮手还没到,倒是范曾,因为他找的就是自己的保镖,所以此时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的好日子到头了!”

    范曾见自己的保镖先到了,顿时一脸大喜的说道,毕竟在他们想来,陈劫不可能打得过他们找来的任何一个保镖。

    虽然是打三场,但实际上第一场陈劫就得败。

    而能抢到第一场,自然能更好的羞辱陈劫,找回面子。

    他的保镖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沉稳汉子,个字不高,但极为壮硕,得到范曾的命令,他顿时脱掉外套,准备上去解决掉陈劫。

    而台下那些看热闹的人,见终于来了真正的高手,顿时又喧嚣了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劫嚣张,却没办法反驳,此时顿时都将负面情绪爆发了出来,不停的讽刺着陈劫。

    “小子,希望待会你还能那么嚣张,可别跪地求饶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小子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,刚刚赢的那些钱不仅要全部还回来,还要被暴揍三顿!”

    “他之前那么狂妄,待会可不能轻饶了他!”

    人群呼喊着,陈劫却丝毫都不在意,反而为自己的演技而高兴,在他眼里,台下的那些人叫嚣得再厉害,也就是给自己送钱的而已。

    “陈劫大哥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声担心的呼喊声响起,却是凌菲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