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损人者人恒损之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损人者人恒损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凌菲闻言,顿时脸色变得很难看。https://

    陈劫能清晰的感受到,凌菲挽着他的手臂,突然变得更用力,似乎有些紧张,或者说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让陈劫明白,这个女人恐怕没少欺负过凌菲,才导致凌菲有些怕她。

    凌菲的眼中确实有着一丝慌乱,但听到女人的话里,那明显的瞧不起陈劫的意思,顿时眼中浮现出些许怒气。

    她开口道:“余微,我找谁做男朋友,关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呦呵,凌菲你胆子变粗了啊?找了个男朋友,都敢跟姐姐我这样说话了?果然是长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凌菲冷哼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但叫余微的女人,却不准备放过她,淡淡道:“不过姐姐还是要说,你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,你瞧瞧你男朋友这衣服料子,不会是两百块钱在地摊买的吧?如此陌生,估计也不是我们江陵市商圈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闭嘴!”凌菲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凌菲丫头,你怎么说也是我们江陵市商圈有名的美人,找个男朋友,就算不找圈子里的人,也不能太寒碜吧?这要是让你爸妈知道了,他们得多失望啊,就算你找不到,姐姐也能帮你介绍啊。”

    余微依旧不准备放过凌菲,轻佻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劫挑了挑眉,有些不爽起来,这女人看起来是在说凌菲,可话里话外都像一把把的刀一样,全部扎在陈劫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一句话都还没说,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就在陈劫准备回怼的时候,凌菲先是怒了,咬牙道:“余微,你给我闭嘴!你先管好你自己吧,我凌菲想找谁做男朋友,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!还有,陈劫哥哥很好,比你的男朋友好一万倍!”

    说完,凌菲更用力的抱住陈劫的手臂。

    陈劫顿时感觉格外的感动,他知道凌菲是一个性子比较软的女人,不喜欢与人争斗,本身又有些害怕余微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却为了陈劫,毫不犹豫的回怼了余微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到,她一定鼓起了莫大的勇气,她可以接受自己被余微欺辱、羞辱,却不能接受余微这样说陈劫。

    果然,凌菲的话说完,余微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我看你的皮痒了!”她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忘了,你家还得仰仗我家帮忙,才能走出困境!你敢这样跟我说话,我让我爸撤销合同,你家的公司立刻就要倒闭!”

    凌菲闻言,顿时神色一慌,但最终还是咬紧嘴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余微继续冷冷道:“咱们两家也算是世交,你也是姐姐我看着长大的,现在为了一个男人,居然敢这样跟姐姐说话,别说姐姐不给你机会,只要你现在给姐姐道歉,然后让这男人滚蛋,姐姐就原谅你了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余微一脸的戏谑神色,道:“否则,那可别怪我家撤销合同,取消合作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凌菲一脸愤怒,没想到余微居然真的用这个威胁她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想清楚,姐姐这也是为了你好呢,以凌菲妹妹你的容貌姿态,除了江陵四美,谁能压你一头?只要愿意的话,江陵市商圈中的那些公子哥,还不是随便你挑?何必委身给这样的穷鬼。”

    余微一脸戏谑的笑容:“而且就我所知,林家的林辉就对你很有意思呢,林家可是咱们江陵市商圈的顶尖家族,是什么地位你也知道,只要你跟林辉好了,你家现在的那点困难,那还算得上什么困难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要是有意的话,姐姐可以帮你牵线搭桥哦,要是这个穷小子不愿意跟你分手,敢纠缠你的话,姐姐也可以帮你摆平哦。不过我想,到时候不用姐姐出手,林辉肯定会让他滚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嘴!”

    凌菲脸上压抑着怒色:“你要是喜欢的话,你可以自己嫁给林辉!”

    “哼,真是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余微冷笑说道,然后看着陈劫,淡淡道:“我倒是很好奇,你到底给凌菲妹妹灌了什么迷魂汤?我怎么看,都没觉得你有什么好的地方啊,长得又不帅,穿得又这么挫,你要是识相的话,就主动点离开凌菲妹妹,免得林家的林辉来了,见你跟凌菲妹妹走得这么近,你会死得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?说完了赶紧滚吧,一来就听见你在这里唧唧歪歪的狗吠,真是影响心情。我说大婶,你有那闲工夫,不如好好想想怎么保养下自己吧,至少不用涂抹着那么厚的粉出门,空气中都全是粉末了。”

    陈劫淡淡的开口说道,虽然他没有因为余微的话而生气,但被看轻了,多少会有些不爽,自然不会给她留面子。

    而且,虽然他这次来,是假扮的凌菲的‘男朋友’,但余微一直想要让凌菲甩掉他,找其他的男人,陈劫心里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余微一脸怒色,正要说话……

    陈劫顿时先一步开口道:“你就别说话了,你一开口空气里都是一股臭味,实在是顶不住了!也不知道你来之前是含了什么,还是回去刷刷牙再来吧,不然臭到我这样的穷鬼是小,臭到了你心目中的大公子哥林辉,那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劫转着看着凌菲,笑着道:“凌菲,咱们进去吧,这样的女人你以后少接触一点,她就是羡慕、嫉妒你比她漂亮,身材也比她好,性格也比她好,也比她有修养文化,总之什么都比她强。”

    凌菲闻言,顿时俏脸一红,把这当成陈劫对她的夸奖了。

    但这可气坏了余微,她被陈劫怼了两句,不仅说她口臭,还叫她大婶,嘲讽她抹了厚厚一层粉,之后还说她口臭,什么都不如凌菲,简直把她气坏了!

    要不是没带保镖,她都忍不住要让保镖好好的修理一顿陈劫了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她还是一脸怒色,咬牙道:“你给我站住!小子,你以为你是谁,你敢这样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是地府的牛头马面?还是黑白无常?总之就你这张脸,还是少出来吓唬人了,长得丑不是你的错,但出来吓唬人就是你的不对了,还好我胆子大,不然还不得给你这张脸吓得住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余微气得身体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你说你这人,要脸没脸,要胸没胸,说句话还只回你你你,你活着得需要多大的勇气?我要是你的话,早就撒泡尿把自己淹死了,活着也是浪费粮食,死了等于拯救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余微几欲发狂,她毕竟是一个大小姐,平时最多也就是居高临下的鄙视人几句,哪里能说得过陈劫那张损嘴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胸口剧烈欺负,气得想要打人。

    不过陈劫的身材虽然不算高大,但那是跟那些顶尖的壮汉相比,他一米八出头的身高,足够让余微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用手指,颤抖的指着陈劫,咬牙道:“你给我等着!你敢这样说我,你给我等着,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凌菲,你很好!你的野男人敢这样对我,你也要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脑残!”

    陈劫嘴角一撇,懒得再理会疯婆子一样的余微,拉着凌菲的手,走进了斐乐酒店之中,只留下余微在那里疯狂跺脚。

    “陈劫大哥……我都没想到,你的嘴居然这么损。”

    进了电梯,凌菲忍不住抿着嘴笑道,想到余微最后被陈劫气得说不出话来,身体都在颤抖,她就觉得出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余微比她大好几岁,从小就爱欺负她,爱抢她的东西,现在陈劫算是给她报了仇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最后余微的威胁,凌菲又忍不住蹙起了柳眉。

    “没有给你家造成麻烦吧?那余微的家里,似乎与你家有合作关系?”陈劫见凌菲皱眉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凌菲摇了摇头:“没关系的,就算余微家不出来搞事,我家的麻烦也没那么好过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陈劫点了点头,道:“凌菲,这个商业晚宴,到底是什么性质的?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江陵市本土商人们的一个聚会,就像浙商、徽商一样,江陵市本土的商人,也有一个松散的联盟,叫做江陵商会,江陵商会每年都会聚会一次,加强联系,互通有无,增进团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菲皱了皱眉:“我家虽然也是江陵商会的成员,不过只是普通会员,像在本土发展的林家、在华北发展的苏家,在海外发展的尤家,才是江陵商会的顶尖家族,那些家族的人都不能惹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林辉,就是林家的第三代,不过我跟他一点都不熟,也没一点关系,我更不会喜欢他的,陈劫大哥你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凌菲看着陈劫说到,像是解释一样。

    陈劫顿时淡淡一笑:“放心吧,我当然知道你跟那林辉没关系,以后那林辉要是来纠缠你,你就告诉我,我帮你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陈劫大哥,林辉是林家的人……算了,不说这个了,我觉得余微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可能会想办法报复你,也会让她爸去给我父亲施压,我得赶紧把这事告诉我父亲,让他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着的时候,二人已经来到了斐乐酒店的顶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