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怂人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怂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夏柔此时的脸是真的红,一部分是因为她也喝了点红酒,一部分是羞的。https://

    父母的意思她哪里会不明白,忍不住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她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,父母就算想撮合她跟陈劫,也不用直接就这样吧?

    哪有这样做父母的,她又不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!

    不过看到沙发上的陈劫,夏柔却除了羞怯之外,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想法,甚至还觉得有这样明智的父母也挺好。

    她觉得,陈劫肯定明白她父母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那他会怎么想?

    事实上此时的陈劫也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如果之前与夏父夏母聊天的时候,他隐隐感觉她们是在撮合夏柔跟他,但却还不敢肯定是话,那现在,陈劫就算是傻子,也知道夏父夏母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尽办法的给他与夏柔创造独处的机会,出门前还说得清清楚楚,他们会在两个小时之后才回来。

    这不摆明了告诉陈劫,他有两个小时的时间,可以跟他们的女人,发生一点什么吗?

    哪有这样做父母的!

    陈劫有些懵,但懵了之后,却又觉得脸颊有些发烫,毕竟夏父夏母的话他能听懂,夏柔肯定也能听懂。

    陈劫忍不住看了一眼夏柔,发现她果然面颊如水,绯红含羞。

    陈劫喉结涌动了一下,顿时觉得此时的气氛,充满了暧昧的气息,一种无心无色的气息,飘荡在两人之间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气氛中,如果二人都没有喝酒,恐怕会尴尬死……

    但夏父夏母毕竟是过来人,知道两个小年轻肯定会不好意思,所以饭桌上不仅拼命的灌陈劫喝酒,就连夏柔,都让两老劝着喝了不少……

    所以,此时二人之间那暧昧的气息,不仅没有让二人觉得尴尬,反而在酒精的作用下,变得越来越浓厚了。

    陈劫自己,都能感觉自己的呼吸,变得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酒壮怂人胆,更何况陈劫还不是怂人,他觉得夏父夏母就差把夏柔送到他怀里了,他如果拒绝,简直要遭天打雷劈!

    夏柔很漂亮,虽然没有叶心瞳、林半青那种倾国倾城的美,但也绝对是校花级别的。

    加上喝了一点酒,杏目含春,两腮飘红,更是美得让人心动,陈劫不是君子,更不是柳下惠,他不可能没有一点想法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隐隐的感觉到,夏柔对他有好感……

    “要不要上……”陈劫心里有些纠结,而这种纠结,在酒精的作用下,变得越来越淡,越来越淡……

    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重,眼睛都在放光。

    而夏柔,听到陈劫呼吸变重,也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,她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了。

    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,她似乎在期待,又似乎在害怕……

    暧昧迷醉的气息,就在这怪异的气氛中渐渐浓厚,两人一不小心双睛对视,顿时都感觉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给你倒杯茶……”

    夏柔突然慌乱的说道,她不敢再让这样暧昧的气息继续下去了,慌乱的站起来,冲进了厨房之中。

    而她的话,也瞬间让陈劫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夏柔慌乱的样子,他忍不住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陈劫觉得自己的意志力,自从退伍之后,似乎变得薄弱了许多,特别是在女人这方面,经常会经受不住诱惑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,是不是因为结束了处男的原因。

    陈劫心里想着,夏柔对他有好感,他对夏柔也同样有好感,别的不说,至少夏柔的身材,就不止一次的让陈劫产生过冲动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他觉得这种事,还是要控制一下才好。

    秋瑾云与千叶,都只是意外之后发生的事,陈劫不需要对她们负责,她们也不需要陈劫对她们负责。

    但夏柔不行!

    如果今天真的与夏柔发生了什么,陈劫估计就要喊夏父夏母为岳父母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做好这个准备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他的心里,还有一个占据最主要位置的——苏姨。

    此时,陈劫倒是有些感谢夏柔,慌乱的逃进了厨房,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暧昧气氛,否则真有可能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夏柔久久没有从厨房出来,很快里面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显然是夏柔正在用凉水洗脸,想要彻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大概五分钟之后,她才端着一杯热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,无论是陈劫还是夏柔,都已经冷静了下来,之前的暧昧气息丝毫不再,仿佛没有存在过。

    “陈劫,你点热茶解解酒吧,都怪我爸妈,非要让你喝那么多酒……”

    夏柔开口说道,绕过茶几准备将茶水递给陈劫,但因为喝了不少酒,她走到陈劫身边的时候,顿时脑袋一晕,身体忍不住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手中的茶水要洒,夏柔顿时一慌,想要稳住。

    但结果却是,不仅没有稳住手中的茶杯,她的身体反而失去了稳定,惊呼一眼,眼看就要倒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陈劫眼疾手快,瞬间托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陈劫是后托住夏柔的柳腰,夏柔顿时倒在了陈劫的怀中,因为陈劫是坐着的,她整个身体都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夏柔那胸口,好死不死的,正好压在陈劫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陈劫只感觉自己窒息了,一股让人迷醉的香味,灌入了他的鼻中,让他瞬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夏柔的身材很好,好到让人目瞪口呆,视觉冲击力极强。

    但直到现在,陈劫真正接触……至少是用脸接触到了之后,他才知道眼睛看到的,有时候都未必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夏柔比他想象的,还要大!

    又大又软!

    陈劫呆了,就连夏柔手中的茶水,倒在了他的裤子上,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而此时不止是陈劫呆了,夏柔也傻了,她的感受可比陈劫强烈多了,毕竟陈劫的脸接触的,是她的感敏部位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刚刚消失的红晕,再一次弥漫上了俏脸。

    甚至,蔓延到了脖颈,蔓延到了全身。

    她呆了一会之后,赶紧慌乱的站起来,陈劫也终于有了呼吸的空间,但心中却忍不住有些空落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夏柔脸颊绯红,此时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刚刚用冷水洗脸才压下去的暧昧气氛,瞬间又弥漫了起来,几乎让她觉得没脸见人,低着头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而这时,陈劫才痛呼一声。

    夏柔倒来的可是热茶,结果全部倒在了陈劫的裤子大腿上,距离裤裆也就一点点距离,差点没把小兄弟给烫了。

    而夏柔见到如此,顿时也是一慌。

    她也没多想,瞬间蹲下身体,想要将陈劫裤子上的热水擦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陈劫,我不是故意的,你没烫着吧?对不起……”夏柔一边擦,一边慌乱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陈劫,此时身体都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柔的双手,虽然是在擦拭他的大腿部位,但因为太过慌乱,不止一次的触碰到了他的关键部位!

    本来气氛就暧昧,被夏柔这样一阵拍,陈劫顿时感受到了变化。

    而夏柔在某一个瞬间,也突然拍到了……

    她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身体猛的僵住,眼睛都瞪圆了盯着那个部位,手掌悬在半空中,再也不敢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,我自己来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陈劫微微弓起身体掩盖自己的尴尬,老脸发烫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”

    夏柔慌乱的站起来,显得手足无措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给你拿毛巾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,她慌乱的冲进了洗手间,再一次逃了。

    陈劫苦笑不已,他觉得不能再与夏柔留在家里了,否则再来一次这样的意外,二人之间非要擦枪走火不成。

    等夏柔拿来毛巾,陈劫将自己的裤子水渍印掉,便主动开口道:“夏柔,时间也不早了,我就先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回去了?好……好……”

    夏柔先是一楞,然后点头说道,低着头让陈劫看不到她的表情,也不知道她是感觉失望遗憾,还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陈劫也不敢多想,更不敢多留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送我了,我自己回去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那,下次见。”夏柔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下次见。”

    陈劫说完,走出了夏柔的家,进了电梯之后,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但内心之中,却突然感觉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多么好的机会啊,他居然怂了!

    要是让他再来一次……估计他还是得怂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再多喝一点酒了!

    陈劫心里想到,但都已经从夏柔家出来了,他总不能再回去,只能出了小区,打了一辆车回到棚户区。

    棚户区都是烂泥路,出租车司机不愿意进去,陈劫只能在外面下车,慢慢走进去。

    但不等他走到家,突然神色一凝,抬起头看着前面黑暗的角落,神色肃穆,之前的酒意瞬间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杀意,弥漫在四周。

    “别躲躲藏藏了,出来吧!”陈劫盯着黑暗角落,冷冷说道,他手腕一抖,手指中已经扣上了一枚铁钉。

    而他话音刚落,从黑暗之中,便走出了一道黑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