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没有突破口

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没有突破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陈劫诧异的看了一眼秋瑾云,这女人怎么变脸了?

    刚刚他还觉得秋瑾云没传言得那么可怕呢,既没有给他黑脸,也没有冷冰冰的让人不适,怎么突然就变了?

    不过陈劫也没有在意,他猜测这可能是秋瑾云故意做出来的姿态,装做已经掌握了他犯罪的证据一样,想吓唬吓唬他。https://

    这样的方式,吓唬下普通人都勉强,就更别说陈劫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陈劫很清楚自己在这个案子中,留下了哪些漏洞与证据给秋瑾云,对熟悉刑侦与法律的陈劫来说,只要凌菲没有出卖他,他就不会有太大的麻烦,秋瑾云能掌握的东西不足以定罪他。

    所以,陈劫依旧一副淡然的表情,冷静的看着秋瑾云。

    秋瑾云将资料砸在桌子上之后,便冷冰冰的看着陈劫,她身边两个助手,也一脸恶狠狠的表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秋瑾云冷冷的开口道:“说吧,为什么要杀人。”

    陈劫挑了挑眉,淡淡问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有些听不太明白,我没有杀人,要跟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秋瑾云闻言,冷笑一声:“还不承认!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七点,你出现在江陵市东海岸六十四公里处,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之后离开,同晚十点半,两个受害人的尸体被渔民发现,经检查死于射钉枪,要害在额头眉心位置,都是被铁钉射入头颅一击毙命!”

    “而在那两枚铁钉凶器之上,都检查出了属于你的角质物质,dna对比数据已经出来,你还要狡辩吗?”

    陈劫闻言,顿时笑道:“我狡辩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凶器来源于你!”秋瑾云冰冷说道,双手撑在桌上,俯视着陈劫。

    陈劫依旧淡然,平静说道:“那最多只能证明,我曾接触过凶器而已,怎么证明就是我将凶器射入受害人脑袋的?”

    “诡辩?”秋瑾云顿时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陈劫淡淡说道:“不是诡辩,只是提醒你完整的证据链逻辑,如果这就能证明我有罪,那得有多少冤假错案发生?”

    不等秋瑾云说话,陈劫继续说道:“就比如,我现在抢了你的枪,把你身边这两人打死,枪上肯定能检测出你的指纹与dna,但能做为证据,证明人是你杀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不会傻到这都想不明白吧?所以你就别来吓唬人了,如果你有更多的证据,就把证据读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秋瑾云闻言,顿时楞了一下,然后脸色凝重的看着陈劫。

    她倒没有想过要凭这一点证据就直接坐实陈劫的罪名,她的业务能力没那么差,只是想试探一下陈劫而已。

    而陈劫的淡然与自若,让秋瑾云明白,陈劫是有备而来,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他太自信了!

    铁钉上的dna,确实不足以做为完整的证据链,证明人是陈劫杀的,秋瑾云比谁都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,你接触过的铁钉,为何成了受害人致死的凶器。”

    秋瑾云没有再尝试吓唬陈劫,而是放缓了自己的语气,开始问询陈劫,变脸之快让陈劫极为无语。

    陈劫耸了耸肩,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,这是你需要搞清楚的事,或许,是有人想陷害我吧,毕竟这么巧的事,让我也觉得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陷害你?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想不到其他可能,你想一下,我如果要杀人,为什么要带朋友一起去?我该穿着夜行衣,偷偷的做这些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应该查过我的底,知道我是退役军人,你觉得我杀了人,会不处理一下现场,犯留下凶器这样的错吗?之所以你们能找到凶器,不过是凶手故意让你们看到的,为的就是要陷害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你应该调取了沿路的监控了吧?凶手死于射钉枪,而我当时是空手过去的,身上没有任何地方能藏下射钉枪,你也可以去调查,看我有没有买过射钉枪,或者提前去过东海岸,将射钉枪藏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陈劫淡淡说着,将秋瑾云误导到错误的调查方向上去。

    而他说完,秋瑾云确实陷入了思考之中,她狠狠的蹙着柳眉,而在陈劫看来,她此时的模样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对于一名刑侦警员来说,秋瑾云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电视剧,都不会请这么漂亮的演员来演这样的角色,因为太出戏了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人,就算业务能力再强,被关注的重点也不会是她多厉害,而是她的脸,她的身材,她的每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秋瑾云似乎被陈劫的辩解带进了死胡同,沉默着思索了许久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可能性是秋瑾云早就想过的,只是这些从陈劫的口中说出,让她觉得事情变得更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些确实都有可能,但陈劫说出来,便代表他早就想好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有备而来!

    甚至这时候的秋瑾云,越发的感觉陈劫就是凶手,但她更感觉,她可能到最后,都找不到能定罪陈劫的证据了。

    除非,她能想出办法,让陈劫主动交代出来!

    这是一种属于女人的第六感!

    而秋瑾云,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秋瑾云匆匆的结束了这一次的问询。

    她气势汹汹而来,最终却沉默无言的离去,让她的两个助手都觉得有些憋屈。

    他们狠狠瞪了陈劫一眼,跟着秋瑾云离开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这小子绝对有问题,他在狡辩!”助手有些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冷静!做刑侦这么多年,你遇到的狡辩还少吗?狡辩不可怕,只要能找到证据,任何狡辩都是苍白的!”秋瑾云冷静的说道,但脸色却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头儿,我带人去查射钉枪的来源与去向,射钉枪能买到的地方不多,一定能找到痕迹!另外,那小子作案之后,肯定将凶器丢在案发现场不远的地方,我就是掘地三尺,下水打捞,也一定找到!”

    秋瑾云想了想,阻拦道:“暂时不必了,他既然敢让我们去查,就说明有把握我们找不到,无论是来源还是去向……甚至我怀疑,他是故意误导我们的,从这方面怕是很难突破,不必浪费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没有其他证据组成完整的证据链,难道就这样放了那小子?”

    “放了?当然不可能,就像你说的,这小子绝对有问题,甚至他都没怎么隐藏自己有问题,就是笃定我们找不到证据!”秋瑾云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从哪方面入手?”

    秋瑾云想了想,突然转移话题道:“死者的身份确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让技术部门在查了,应该快有结果了,我这就问问。”助手开口说道,立刻开始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他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蹙了蹙眉,有些犹豫的开口道:“头儿,死者的身份确认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说!”

    “两名死者,都是通缉犯,而且是犯罪累累的a级通缉犯!”助手有些无语的说道,顿时让秋瑾云都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助手继续说道:“两人在华北地区曾多次作案,死在他们手中的人不下于十人,那边的同事说,两人应该是职业的杀手!”

    秋瑾云再次诧异,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头儿,这两名a级通缉犯死在我们的地盘上,我们算不算是破了个大案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我不管他们是不是a级通缉犯,现在人死了,而且是被谋杀的,就仅仅只是受害人而已!”

    “头儿,杀他们的人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犯罪面前人人平等,为民除害自然会有法官决定是否减轻刑罚,而我们的任务,就是找出证据!”

    秋瑾云教训了两个助手几句,再次问道:“那陈劫的底细还查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完全查不出来,唯一知道的是,他是八年前入伍的,但入伍后去了哪个部队,什么时候退伍的,什么都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神秘?难怪他这么自信我们会拿他没办法,看来是受过这方面专门的训练,不过越是这样,我就越是与他卯上了!”秋瑾云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头儿,要不要让你父亲,查一查陈劫在部队的底细……”助手有些犹豫的开口建议道。

    秋瑾云闻言摇头道:“不必了,既然你们查不到,就说明他的资料对部队来说是机密,贸然去查不好!”

    “对凌菲的问询进行得怎么样了?有没有什么问题?”秋瑾云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凌菲的口供与陈劫几乎一致,她说当时与陈劫一直在一起,陈劫连厕所都没去过,根本就不可能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的神情方面有没有什么异常?有没有可能是说谎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不像……但不无可能,我会盯着继续对她问询,争取撬开她的嘴,但看情况,不要报太大的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秋瑾云闻言,顿时忍不住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凶器上找到了陈劫的角质物,秋瑾云本以为这个案子很快就能够水落石出,让陈劫认罪了,但她现在却发现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证据确实对陈劫不利,但想要定罪,却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其他方面的进展,让秋瑾云看不到突破的希望,只能咬牙说道:“凌菲可能与陈劫串供过了,但她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,如果有问题,绝对不可能一点破绽不露出来,给我在她身上尽快找到突破口!”

    “是,头儿,我们一定撬开她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不许用特殊手段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等助手再次离开,秋瑾云在办公室之中,认真的翻阅着她已经掌握的资料,思考着要怎么找到突破口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助手急急忙忙的进来,激动说道:“头儿,有人找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