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治疗

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治疗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夏柔闻言,突然楞了一下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https://

    但下一秒,她就瞪圆了眼睛,猛的抓住陈劫的手臂,激动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劫看着激动的夏柔,心里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夏柔父亲的情况,给了夏柔太多的压力,虽然她还没有放弃希望,但恐怕她自己也知道,这是一个很难解开的死结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陈劫说,他有办法治好她父亲的病,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害怕,陈劫只是逗她的。

    但同时,她却又对任何有可能存在的希望,保存着幻想,任何一个可能让她父亲醒来的机会,她都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陈劫拍了拍夏柔的手背,用尽量温柔的声音道:“我说,带我去见你父亲,或许,我能让他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学过医?”夏柔声音颤抖道。

    陈劫如实的摇了摇头:“没学过,不过一个老前辈,教过我一些特殊的手段,应该对你父亲的病有效果。至少,就算没法让你父亲醒过来,也对你父亲不会有任何伤害,我可以试一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陈劫,你是认真的?”夏柔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陈劫笑着说道:“当然!毕竟你父亲的病好了后,你就没有了牵挂,可以来帮我管理工厂,为了能挖到你的墙角,我无论如何,也得尽所能救你父亲。不过,到底行不行,我没有绝对的把握,你先带我去看看你父亲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夏柔深吸一口气,仿佛做了一个决定,站起来道:“好!陈劫我答应你,只要你能让我父亲醒过来,别说只是让我辞职去帮你管理工厂,你就是把我卖了,要我为你做什么,我都答应你!”

    听着夏柔的话,陈劫突然心头一热,他扫了眼夏柔雄伟的胸部,喉结涌动,最终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陈劫与夏柔便来到了市人民医院,夏柔的父亲住的是单人病房,一来是因为她需要照顾,多人病房不方便,二来也是夏柔心疼自己的父母,希望他们住的环境能稍微好一点,哪怕她承担更多的压力。

    而陈劫见是单人病房,顿时更为放心了。

    本来,他还担心给夏柔父亲治病的时候,会被其他人看到,现在却不必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小柔,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两天吗?你怎么又来了,你父亲这情况也没什么改变,你就别操这个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病房中一个老妇人,看到夏柔有些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老了,但脸型与夏柔依旧有五分相像,年轻时候必然也是一个美人,慈眉善目,很是温和。

    正说着,她突然看到夏柔身边的陈劫,疑惑道:“小柔,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妈,他是……他是……我的朋友,他叫陈劫。”夏柔小声的说道,说完还偷偷看了一眼陈劫。

    毕竟,她也不清楚,她现在跟陈劫算不算是朋友。

    两天前,二人还是互相讨厌,但如今,却似乎比朋友还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“伯母您好,我是小柔的朋友,也是小柔的同事,我陪小柔来看看您跟伯父,来得充满没有带东西,伯母还请原谅。”陈劫开口道。

    夏母闻言,顿时笑着说道:“带什么东西,这样挺好的,快,快进来坐吧!”

    夏母将陈劫迎了进去,一变给陈劫倒水,一边感叹道:“小陈啊,小柔这段时间承受了太多的压力,她的脾气不好,你是小柔的朋友,又是她的同事,她要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,你多担待啊。”

    夏母说完,夏柔顿时俏脸一红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陈劫笑道:“伯母,您就放心吧,小柔她……很懂事,也很温柔,没有得罪过我,一切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劫说完,夏柔顿时再次俏脸一红,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夏母却和煦的笑道:“小陈啊,你不用替小柔打掩护,小柔是我养大的,她的性格我知道,一旦压力太大,就会脾气很暴躁,看谁都不顺眼,我说也说不听她,算是她性格的缺陷吧,你多包容就好。”

    夏柔听到这里,突然觉得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道:“妈!我跟陈劫只是朋友,你说这些做什么啊,我又没准备跟他过日子!”

    夏母闻言,突然叹息一声:“你也不小了,又总是一个,我真怕哪天你会承担不住压力,如果有个人能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说你了,小陈,你要吃苹果吗?伯母帮你削。”夏母说道,似乎对陈劫的印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陈劫赶紧道:“伯母,不用了,我就是来看看伯父……我学过一些中医,我能给伯父把把脉吗?”

    夏母闻言一愣,看向夏柔。

    夏柔点了点头,夏母便道:“小陈你有心了,不过夏柔她爸爸这病很麻烦,医院都没什么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陈劫淡淡一笑,没有说什么,而是将手搭在了病床上夏父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夏柔紧张的看着陈劫,两只手都拽在了一起,生怕陈劫突然说治不了,这时她甚至忘了,陈劫根本就不懂医术……

    半分钟之后,陈劫突然松开,站起来对夏柔道:“小柔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夏柔紧张又期待的跟着陈劫离开了病房,看着陈劫的脸,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东西来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陈劫见她紧张,顿时笑着说道:“别紧张,你刚刚查看过你父亲的病了,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,能让他醒过来!不过,我治病的过程中,不能有人干扰,不能有人看着,所以待会,你跟伯母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夏柔听到陈劫有八成把握,顿时心脏感觉都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她颤颤惊惊道:“真……真的?你没有骗我?陈劫,你没有骗我对不对?我父亲真的有救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她抓住陈劫的手臂,仿佛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,生怕自己一放开,救命稻草就没了。

    陈劫轻轻拍打她的肩膀,安抚了她许久,才终于让她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再次进入病房,夏母好奇的看着两人,却没有说什么,只是紧紧的守在夏父的病床边。

    夏柔突然对夏母说道:“妈,我好久没跟你一起散散步了,我们去下面的花园散散步吧,你也需要放松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夏母闻言,赶紧道:“这么晚了,散什么步!何况,你父亲这里还需要人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妈!你就陪我去吧,让陈劫照看一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没事的,走吧,妈……”夏柔抱住母亲的手臂,硬拖着将她拉出了病房,到楼下三步去了。

    顿时,病房中只剩下了陈劫,与昏迷在病床的夏父。

    陈劫没有犹豫,先是将病房门关上,以免突然被人打扰,然后立刻开始动作起来,双手轻轻的按在夏父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希望你没有骗我,否则,以后你就别想再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夏柔抱着母亲的手臂,硬拉着她来到了住院部楼下的小花园之中,缓缓的沿着小路走着。

    夏母看着夏柔隐隐露出来的紧张神色,道:“小柔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夏柔闻言,赶紧收敛表情,道:“妈,没什么事,你就放宽心吧,陈劫在照看着爸呢,你也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担心你爸,我是担心你!”夏母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真告诉我,那个小陈,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?妈不是干涉你谈恋爱,妈只是担心你找到坏人……虽然妈老了,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,小陈他……不是坏人,但她不简单,未必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妈,你在说什么呢,我跟陈劫根本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提醒你,如果你想找个人过普普通通的日子,那小陈他绝对不适合你,他身上有秘密!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了,但我跟他真的什么都没有!”夏柔无力道。

    夏母点了点头,道:“哎,你也确实到了找男朋友的年纪了,妈是过来人,只叮嘱你一句,人这一生,平凡最重要!”

    夏柔无法理解母亲这一套平凡最贵理论,但她也不说话,只是思考着,陈劫那边情况到底怎么样了,父亲会不会,真的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而夏母,也突然不再说话,也不知道想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二人就这样在沉默之中,各自思考着事情行走着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突然一声砰的清脆响声,惊醒了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走路的呢?没长眼睛吗?你们!你们!我的鸡汤!”

    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突然传来,不等夏柔反应过来,便又是啪的一声,夏母的脸上被人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只见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一身的名贵服装,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你凭什么打人!”夏柔见母亲被打,顿时急了,用力将女人推开。

    女人被推了一个踉跄,顿时怒极反笑道:“你敢推我?小丫头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谁,你打人就是不对!妈,你没事吧?”夏柔心疼的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夏母安抚夏柔道。

    那女人闻言,顿时冷笑道:“现在你们没事,但待会你们的事就大了!你知道我这鸡汤,是给谁熬的吗?你们知道这锅鸡汤,花了我多少心思吗?走路不长眼睛,你们打碎了它,你们麻烦大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