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不两少女

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不两少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我请你吃?你咋脸皮那么厚呢?”陈劫无语的说道。https://

    不等雪儿说话,陈劫继续道:“还有,大晚上的戴个墨镜,小丫头你没发烧吧?赶紧回家,不然你爸妈要着急了……”

    雪儿闻言,顿时又嘟起了小嘴,显得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她小声道:“我爸妈都不管我了,回家也是我一个人,冰冷冷的床,冰冷冷的家,我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陈劫闻言顿时一楞,看着她可怜兮兮的表情,突然有些心软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那你也不能这么晚还在外面晃,不安全!还有,不管你爸妈管不管你,女孩子都不要抽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答应你,以后都不抽烟了,你能不能请我吃顿烧烤?就一顿,人家晚饭都没吃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雪儿说着,突然抱住陈劫的手臂,使劲的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陈劫顿时皱了皱眉,有些承受不住这样一个小萝莉,嗲声嗲气的抱着他的手臂撒娇,顿时心变得更软了。

    他询问道:“你真的没吃晚饭?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!本来想吃来着,结果那些人惹我生气,晚饭都被我砸了!后来又想吃来着,接着有出现了点麻烦,我就直接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雪儿掰着手指头道。

    陈劫顿时无语:“那好吧,不过不能吃烧烤,我知道附近有家潮汕海鲜粥,味道很正宗,我请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只要能跟小哥哥一起吃饭,吃什么都行,吃什么都开心!”

    雪儿笑着说道,一直抱着陈劫的手臂不愿意放开,陈劫试着抽了抽,发现雪儿抱得很紧,怕伤了她也就随便她了。

    很快,二人就左拐右拐来到一条小巷子中,进入了一间不大的海鲜粥馆。

    陈劫蹲了姜成君一整天,此时也饿了,顿时一边与雪儿大快朵颐,一边询问着雪儿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从雪儿的口中陈劫知道,她的父母都不是江陵市人,而是在很遥远的地方忙生意,基本不会管她。

    她虚岁已经满了十八,所以一直在强调她不是未成年。

    至于她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不上学了,雪儿却不愿意说,而是笑嘻嘻的敷衍了过去,陈劫与她也不算熟,也就没追问。

    很快,二人就将一大锅海鲜粥吃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雪儿背靠在椅子上,拍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,笑着对陈劫道:“劫哥哥,谢谢你,这是雪儿最近吃过的最好吃的!好久没有吃得这么开心了,你果然是雪儿命运中,注定来打救雪儿的那个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你喝多了吧?早知道就不答应让你喝酒了,一口都不行!”

    陈劫拍了拍雪儿的脑门道,对雪儿这丫头,陈劫也有些无奈,小小年纪,又是抽烟又是喝酒,简直是标准的问题少女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她父母一直不管她,陈劫也没有过多苛责她。

    雪儿红着小脸,说道:“劫哥哥,人家就喝了一点点啤酒,怎么可能喝醉!我可是认真的,不过说了你也不懂,嘻嘻。”

    陈劫确实不懂,看了看时间,说道:“时间不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,你的车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!还这么早,我要陪劫哥哥再说说话。”雪儿顿时摇头,抱住陈劫的手臂撒娇起来,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陈劫瞪了她一眼,想着她回家又要面对空荡荡的家,心一软便道:“那晚上十一点之前,必须回去,我也还有事要忙。”

    雪儿闻言,顿时用力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笑着开口道:“劫哥哥,我看你心情似乎不太好,是不是碰到什么问题了?说出来,或许我能帮到你呢。”

    陈劫闻言顿时心情一沉,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再见到苏姨,怎么都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想找到倾述一下,陈劫居然没有向雪儿隐瞒,将自己正在找苏姨,却已经断了所有线索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雪儿一直平静的听着陈劫的倾述,等他说完,顿时笑着说道:“劫哥哥,你说的这个苏姨,你喜欢她对吗?”

    陈劫点头,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雪儿眼珠子转了转,开口道:“其实在我看来,劫哥哥你根本就不用去找她,因为找到她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陈劫皱眉。

    雪儿平静道:“因为从你的描述中,这个苏姨真实的身份,她的背景,既神秘又强大,她为什么要走?因为她知道,留下来也没用,跟你不会有结果,因为劫哥哥你的层次太低了,与她有天壤之别……门当户对这个说法,越是再上层就越是看重,她那神秘的家族,肯定不会同意你们交往。所以,就算你现在找到了她,也改变不了什么,就算她也喜欢你,你跟她还是平行线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劫闻言,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层次太低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说法,第一次是苏姨,当时他根本没放在心上,而这第二次由雪儿说出来,他却再不能不在意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需要雪儿说出来,陈劫也曾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苏姨毫无疑问是喜欢他的,甚至在离开之前,还故意在陈劫的房间装醉,任由陈劫对她予取予求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海子出事,他或许已经摆脱了自己的处男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,苏姨却不得不离开,她甚至是办个假身份证,偷偷回国来看陈劫的,这只能说明,苏姨从一开始就知道,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除了能打,陈劫可以说一无所有!

    陈劫脸色难看,凭生第一次,无比的想要自己变得更强大,想要往上爬,如果他有钱有势,哪怕不如苏姨的背景强大,也不至于一点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陈劫低着头,眼神渐渐变得锐利。

    雪儿认真看着陈劫,见陈劫像是被激发了斗志,突然笑着说道:“劫哥哥,你想通了?你要是想要往上爬,雪儿可以帮你哦,帮你更快成为上流人士,让谁也不敢轻易小觑你,让你能配得上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陈劫闻言回过神来,闻言道:“不必了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陈劫都没觉得,雪儿这个周岁都不到十八,又抽烟又喝酒的问题女孩,真的能帮到他什么。

    但被雪儿一点拨,陈劫确实有一种拨开云雾的感觉,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那么着急的想要找到苏姨,他相信等他的层次足够高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能再找到苏姨。

    就像苏姨最后留给他的纸条上写的那样。

    只有站得越高,才能看到越多,他们也可能还有再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吧,看来劫哥哥你还是没有想通,不过没关系,等你以后想通了,随时可以来找雪儿,雪儿帮你。”雪儿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陈劫也笑着点了点头,摸了摸雪儿的脑袋道:“你先把自己管好吧,记住你今天答应我的,以后不许再抽烟。”

    雪儿嘟了嘟嘴,不情愿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,时间也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陈劫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雪儿也没有再缠着陈劫,乖巧的点头道:“好吧,那就回去睡觉吧,确实有些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雪儿,中午你不是开车出来的吗?你的车呢?要陪你回去拿吗?”陈劫此时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车停在玫瑰……算了,不管车了,困了,明天再找,我们打车回去吧。”雪儿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劫也没有强求,打开将雪儿送到锦龙小区门口,与雪儿告别之后,转道回家。

    他却没发现,雪儿一直站在路边,等他完全消失,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敛,变得清冷如霜,如有寒冰。

    “苏姨?得查查这个女人是谁,劫哥哥居然喜欢她……不过她的年纪比劫哥哥大,跟十八岁的我相比,应该威胁不到我吧?”

    呢喃着说完,雪儿对电话冷声道:“把我的车开回来,另外帮我调查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陈劫已经找到了赵海。

    赵海与王聪二人,此时正在一个夜宵摊吃宵夜,见到陈劫过来,立刻叫老板给陈劫加了双筷子。

    “劫哥,情况怎么样了?”赵海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劫摇了摇头:“姜成君找到了,但他也什么都不知道,不谈这个了,海子,我有件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劫哥你说。”赵海道。

    “覆海酒吧那边,我不准备去上班了。”陈劫直接道,去覆海酒吧上班,本来就是权宜之计,他不可能一直做个没前途的酒吧保安。

    赵海闻言,顿时脸上露出一脸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才笑着说道:“劫哥,其实我也有事要跟你说,覆海酒吧那边,我也不做了……不仅如此,聪少也不在汽修厂做了,我们都辞职了,准备一起做点生意,总不能一直做个社会底层。本来就想等劫哥你来了,问问你想不想跟我们一起干的,既然你也决定辞职了,那就跟我们一起干吧!”

    说完,赵海一脸期待的看着陈劫,抓了抓脑袋道:“毕竟有劫哥你镇场子,我心里有底。”

    陈劫闻言,顿时有些诧异的看着赵海与王聪,没想到二人这一天的时间,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他思考了一下道:“你们两准备做点什么生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