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一十七章 反击

章节目录 第一十七章 反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赵海双手环胸,一副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表情。https://

    他鄙夷的盯着康洁,想到自己居然喜欢过她,顿时觉得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眼看着杜成的电话就要拨出去,陈劫突然出手,压住了杜成的手臂。

    陈劫淡淡说道:“朋友,我看这件事就算了,我们跟康洁是同学,即使聊不来,也没必要把事情搞大,对谁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杜成闻言,一脸冷笑道:“怎么?这就怕了?你们跪下道歉,这件事就算了!”

    陈劫呵呵一笑,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杜成,淡淡道:“我是为你们好,如果你非要找事,千万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就等着被削吧!”

    杜成甩开陈劫的手,将电话拨了出去,捂着话筒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接着,他一脸冷笑的看着陈劫与赵海:“你们等着,我正好认识这一片的地头蛇,敢欺负小洁,待会有你们好受的!”

    陈劫与赵海对视一眼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等着。”陈劫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陈劫也终于明白,他去军营那七年时间,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了。

    他七年后回来,还能遇到如以前一样对他好的苏姨,还能遇到兄弟感情如初的海子,已经算是极为幸运。

    “真他吗的晦气!”赵海气不过,朝康洁啐了一口,直接啐到她的裙子上。

    康洁顿时脸色一白,咬牙切齿道:“混蛋!你知道我的裙子多贵吗?你三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!”

    赵海淡淡一笑,说道:“老子一口浓痰,配你这样的女人,绝配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康洁此时似乎明白,单论嘴皮子功夫,她完全不是赵海的对手,赵海本来就是流氓出生。

    她只能嘲讽道:“赵海!你也就这点出息了,你这一辈子,都注定只是社会底层,一辈子都只能给我们这种有钱人当狗!”

    “无非是听话的狗还是疯狗的区别而已,你一辈子都只配给我**指头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说你这母狗是不是欲求不满啊?不然为什么逮着人就乱咬?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!一无是处的废物东西,一辈子的废物,待会有你好看的!”

    康洁见无论如何都骂不过赵海,顿时急得跺脚,只能抱着杜成的手臂乱晃,催促他叫的人为什么还不来。

    “真他吗痛快!”

    赵海低声对陈劫说道,骂了康洁一顿,让他觉得浑身都舒坦。

    陈劫淡淡一笑,说道:“这次是我的错,早知道康洁变成这样了,我就不该叫你来,待会可能会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!有劫哥在,什么麻烦我都不怕,大不了我不干了!”赵海说道。

    陈劫拍了拍赵海的肩膀,认真说道:“海子,你放心,你不会一直是社会的底层,你未来的成就,会让这康洁踮着脚都够不住你的脚后跟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她只能仰望你,就算想巴结你,都找不到门路!”

    赵海闻言,顿时一乐,笑道:“劫哥,你这话我爱听,我以后可就跟你混了,等你出头了可得拉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兄弟!”陈劫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正低声说着话,一群青年突然急冲冲的跑了进来,领头的居然是蛇哥。

    蛇哥手掌上还包着纱布,但似乎已经从被陈劫剁掉手指的阴影中走出来,带着一群小弟,表情狂傲。

    杜成看到他,赶紧带着康洁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蛇哥笑嘻嘻说道:“杜老板,不好意思啊,居然让你在兄弟的地盘上出了事,兄弟这就帮你解决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兄弟是谁惹了你,兄弟马上帮你剁了他的手指,给你们跪下道歉,一定让你满意!”

    杜成听到蛇哥的话,顿时挺了挺胸膛,很满意蛇哥给面子的表现。

    而不等他说什么,康洁便怒气冲冲的指着陈劫与赵海,急道:“这位大哥,就是他们两人欺负我们!”

    蛇哥呵呵一笑,说道:“嫂子别急,马上帮你削他们,让你消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蛇哥跟身后的小弟一打招呼,向陈劫与赵海二人走去。

    康洁顿时一脸得意,跟着蛇哥一众人走向陈劫与赵海,想象着待会陈劫、赵海痛哭流涕,跪在她面前哀求的场景。

    但没走出几步,她便发现前面的蛇哥突然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怎么不走了,可千万别让他们跑了,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……”康洁有些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蛇兄弟,这事就拜托你了。”杜成也说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蛇哥,却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,只恨不得转身一巴掌将杜成与康洁都拍死,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因为他终于看清楚,杜成让他教训的人,居然是陈劫与赵海!

    就在一天多前,他才被陈劫剁了两只手指,吓得屎尿横飞,却没想到刚刚出院,就又栽在了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此时蛇哥,连哭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而陈劫,看到杜成找来的地头蛇,居然是蛇哥,顿时也都乐了。

    陈劫看着蛇哥,淡淡说道:“小蛇啊,你的伤这就好了?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,又要剁了我的手?跪下给她道歉?”

    蛇哥闻言,顿时身体一抖,就差给陈劫跪下了。

    他急忙解释道:“劫哥!我……我没那样说……不,我是不知道那是你啊,不然给我一百个胆,我也不敢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知道该怎么做吗?”陈劫嗤笑道。

    蛇哥顿时一头冷汗,见陈劫向他走来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想跑又不敢跑。

    这时,他突然转身,一巴掌抽在康洁脸上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你这个贱女人,劫哥是你能招惹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?居然还想怂恿我去对付劫哥,老子今天打死你这个贱女人,尼居然敢坑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