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一十三章 我的地盘别玩野的

章节目录 第一十三章 我的地盘别玩野的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其中一个青年难掩脸上的兴奋与激动之色,走到女孩身边,轻轻的推了下她,见她没有反应,顿时与同伴对视了一样。https://

    然后,二人搀扶着女孩的手臂,准备将她带走。

    而他们刚想将女孩搀扶起来,一双有力的手臂,便按在了他们的肩膀上,无论二人怎么用力,都难以将腰挺直。

    二人顿时脸色一变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谁啊?”一个青年阴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劫淡然的看着他,说道:“我是这里的保安,放下她,然后离开这里,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草!滚开,别他吗碍事!”青年低声怒道。

    陈劫纹丝不动,平静说道:“我再说一句,放下她,然后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吗弄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暴怒,扬手就准备对陈劫动手,他的同伴赶紧拦住他,给他打了个脸色,然后平静看着陈劫。

    他开口道:“朋友,你这是干什么?我们的朋友喝多了,我们现在要带她回去,你拦着我们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朋友?”陈劫嘴角一翘,一脸嘲讽。

    他戏谑道:“既然她是你们的朋友,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?”

    青年淡淡一笑,说道:“当然,她叫杨雪,她是我们的同事,不瞒你说,我追求她很久了,今天她失恋想喝酒,我就陪她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她喝多了,我得带她回去照顾她,朋友给个方便如何,多个朋友多条道……”

    陈劫闻言,顿时皱了皱眉,认真看着青年的脸。

    从青年的表情来看,他的表现简直无懈可击,没有任何的心虚表现,似乎说的就是事实,不是假话。

    如果,陈劫不是看出女孩是被药倒的话,恐怕也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但此时,陈劫却嗤笑一声,说道:“杨雪是吧?”

    说完,陈劫拿过女孩的包,当着青年的面便翻动起来。

    青年顿时脸色一变,按住陈劫的手,带着威胁的意味冷声道:“朋友,你真的要给自己找不自在吗?”

    陈劫淡淡一笑,震开青年的手,很快从包里找到了女孩的证件。

    一本江陵大学学生证,女孩的名字并不是叫杨雪,而是叫凌菲,是江陵大学计算机系大三的学生。

    他挥了挥学生证,嗤笑道:“杨雪?你的同事?”

    青年被戳破,脸色极为难看,怒道:“很好!一个小小的保安,敢来坏我的好事,老子今天废了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怀里掏出了折叠刀,但不等他将折叠刀打开,手腕便被陈劫按住。

    陈劫的手就像是铁箍一般,他越是挣扎就箍得越紧。

    他只感觉手腕的骨头在咔呲咔呲响,疼得他眼冒金星,头晕目眩,差点大喊出声。

    陈劫却一脸冷笑,淡淡道:“记住,这里以后是我的地盘,我不管你是谁,别在我的地盘玩野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闹出太大动静,所以算你运气好,赶紧给我悄悄的滚!否则,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!”

    青年手腕被陈劫擒住,疼得冷汗潺潺,闻言哪里还敢嘴硬,咬着牙快速点头。

    陈劫松开青年,淡淡说道:“滚吧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仇恨的盯着陈劫,仿佛想要记住他的样子,最终什么话都没再说,咬紧牙关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在喧闹的音乐声中,并没有被人发觉。

    陈劫搀扶着晕到的女孩凌菲,犹豫了一下,在对讲机中说道:“海子,有没有休息室一样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五楼三零二是我的房间,你直接上去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海子回应,陈劫搀扶着女孩,坐电梯来到五楼,将女孩小心的放在沙发上,然后认真看着女孩的脸。

    女孩精致的瓜子脸,吹弹可破的皮肤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颜,漂亮到陈劫都有些惊艳。

    也难怪那两人会忍不住对她动手,这是一个足以让男人荷尔蒙飙升的尤物,绝对是校花级别的美女。

    “算你运气好,碰到了我,否则你就惨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劫欣赏了一会,也便不再在意,将休息室的房门关好,然后再次来到二楼,观察着一楼舞厅的情况。

    海子说得没错,在这里工作很轻松,如果没有意外发生,基本没事做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大量漂亮性感的美女可以欣赏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也没有再发生任何意外,很快就来到了凌晨一点多,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服务人员在打扫卫生,准备下班。

    而这时,对讲机里传来海子的嚎叫:“劫哥,你快来五楼!快!”

    这时陈劫才想起来,那个叫凌菲的美女还在五楼睡着,海子应该是发现了她,只是他的嚎叫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当陈劫来到五楼的时候,他终于明白海子为什么嚎叫了。

    只见此时的凌菲已经醒了,她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把匕首,此时正一脸愤恨的表情,用匕首架在海子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陈劫顿时一愣,摸不着头脑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,我就是回来换衣服准备下班,结果这娘们突然从后面冒出来,用刀将我给挟持了。”

    海子一副要哭了的表情,继续说道:“非逼我说对她做了什么,还说要割掉我,我他吗什么都没做啊……”

    海子嚎完,他身后的女孩凌菲咬牙道:“你对我什么都没做?那你为什么对我下药?把我弄到这里来?你们这些臭男人,我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陈劫赶紧说道:“美女别冲动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不是海子把你弄到这里来的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?那我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凌菲咬牙切齿,突然放开海子,手持匕首向陈劫冲了过来,一副要与陈劫同归于尽,视死如归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劫顿时无语了,一个闪身便躲开凌菲的匕首,伸手抓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用力,凌菲手中的匕首顿时撒手,身体也一软,倒在了陈劫的怀中,顿时温软入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