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都市小说 > 透视小农民 > 章节目录 第二章 赶紧把衣服脱了

章节目录 第二章 赶紧把衣服脱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陈劫顿时呆住,他的双手僵在空中,一时不知所措,低头看着一脸激动的苏姨,感觉心都颤抖了一下。https://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苏姨时,是在他十岁那年。

    苏姨刚刚搬到这里,她穿着公主裙,就像是真正的公主一样,漂亮又大方,将棚户区这些没见过市面的孩子们都镇住了,自惭形秽的不敢靠近她。

    唯有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劫,跑去掀她的裙子,结果……被她按在地上一顿暴打。

    直打得陈劫鬼哭神嚎,怎么求饶都不行,最后被逼迫着以后跟她混,管她叫苏姨,才肯放过他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苏姨只比陈劫大三岁而已。

    陈劫十三岁那年,父母因意外去世,他迷茫、恐惧,不知该怎么活下去。

    是苏姨将他从河边拉回来的,大声的对他喊道:“小家伙,你父母不在了,但你还有苏姨,以后苏姨来照顾你,你给我好好活着!”

    从此以后,苏姨就真的开始照顾陈劫,比照顾亲弟弟还要上心。

    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苦,但苏姨却从未抱怨过,直到陈劫不想再连累她,决定去参军。

    苏姨还抱着陈劫哭了一整天,哭肿了眼睛,哭着说她能照顾好陈劫,让他别走,但陈劫却坚定的上了去部队的车。

    那一年陈劫十六岁,她十九岁。

    此时这一切的一切,在被苏姨环腰抱住的瞬间,都如同解封一般,飞快的浮现在陈劫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陈劫的手颤抖着,终于落在苏姨的腰上,眼中却没有丝毫邪念,全是柔情。

    “小劫,让苏姨好好看看,你长高了,也长壮了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许久,苏姨才放开陈劫,俏脸有些红晕的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而苏姨那温热的娇躯离开,顿时让陈劫有些怅然若失,只能感慨道:“苏姨,你比以前更漂亮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姨闻言,忍不住哼哼道:“臭小子,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,我就能原谅你,赶紧把衣服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脱衣服?”

    陈劫再次呆住,眼神有些怪异,扭扭捏捏地说道:“苏姨,这样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苏姨似乎知道陈劫在想什么,扬手就敲了陈劫脑袋一下,笑骂道:“想什么呢?再敢乱想看我不抽你?”

    “赶紧把衣服脱了,你去当兵这么多年,肯定很苦很累吧,让苏姨看看你受伤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原因……

    陈劫松了口气的同时,又有些失望,说道:“苏姨,还是算了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赶紧脱衣服,是不是翅膀硬了,苏姨的话你都不听了?”苏姨又敲了陈劫一下,哼哼着说道。

    陈劫无奈,只能老实的将上衣脱掉。

    他的身材并不是特别壮硕,肌肉线条也并不夸张,但该有肌肉却一块都不少,倒三角的颀长身体,充满了阳刚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疤,布满了他前胸后背,更添了几分狰狞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苏姨看到这些伤疤,她整个人都楞住了。

    她眼中迷漫出氤氲的雾气,手掌颤抖着抚摸着陈劫身上那一道道伤疤,泪水哗啦啦的滴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劫赶紧轻声安慰道:“苏姨,我没事,这些都只是些小伤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苏姨便骂道:“什么叫小伤?!这么多伤疤,这得多疼……当年我就说过,不管多苦我都能照顾好你,让你不要去当兵,你偏偏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我……你让我怎么办!”

    苏姨又是气恼又是心疼,想敲陈劫的脑袋,又怕真的敲疼他。

    她那纠结又担忧的模样,瞬间让陈劫感觉一股暖流窜入了心底,他很想伸手将苏姨揽在怀中,好好爱护。

    但最终,陈劫却怂了。

    他笑嘻嘻道:“苏姨,我真的没事,我现在的身体比一头牛还要健壮,不信你摸摸这里?硬不硬?”

    陈劫抓住苏姨的玉手,按在自己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苏姨俏脸一红,但还是忍不住捏了捏,顿时感觉像捏着石板一般,脸色有些诧异,在陈劫身上到处乱摸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硬……”

    苏姨惊讶的说完,才察觉这话里有歧义。

    见陈劫一脸享受的表情,顿时忍不住是俏脸一红,恼怒的掐了陈劫一下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连苏姨都敢调戏了,我看你是找打……”

    陈劫嘿嘿一笑,并未躲闪,眼睛盯着苏姨周身,贪婪的看着她那薄薄睡衣下的风景,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苏姨见此,这才发现自己正穿着几乎透明的睡衣,俏脸变得更红,狠狠瞪了一眼陈劫,逃也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陈劫心道一声可惜,透过窗户看向苏姨的浴室,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姨知道他回来了,以后洗澡的话,恐怕会把浴室的窗帘挂上,他偷看苏姨洗澡的美好生活,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   都怪刚刚那三个该死的杀手!

    要不是他们的出现,自己怎么都得再隐藏几天,好好享受下生活,不至于让苏姨知道他回来了!

    李家!

    陈劫心里冷哼一声,没有再回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打了几套拳,天便渐渐亮了,收拾了一下,陈劫走出家门,去外面给自己与苏姨买早餐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买好了早餐,吹着口哨,踩着泥泞的路往回走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辆路虎车从他身边疾驰而过,丝毫没有要减速,溅起大量的泥水向他泼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在陈劫反应迅速,立刻向后一个小跳,才避免了被溅一身泥。

    “**崽子,赶着去投胎啊!”

    陈劫冲着远去的路虎车骂了一句,要不是他今天心情不错,非得追上去将车主拉下来暴揍一顿。

    而等他回到自家楼下,却发现那辆路虎车,居然就停在苏姨的门前。

    车主是一个西装革履,面有傲意,大概二十七八岁的青年,他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,似乎在纠缠苏姨。

    苏姨面露不耐之色,不肯接他的玫瑰花,青年却非要往她手中塞。

    陈劫看到如此画面,顿时便不爽起来。

    他内心之中腾起一股邪火,黑着脸大步向青年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