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玄幻小说 > 天降鬼才 > 章节目录 第2646章 各不相同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,事情就暂时这样决定,具体的行动待明日再议。”白半邪瞧老妇人和赵原都不反对,立刻一锤定音,不给周兴云婉拒的机会。

    白半邪等人这么安排,真不是因为他们看得起周兴云,而是这么做,最符合他们的利益。

    现在武林盟是怎样一个情况?

    现在的武林盟就是个烂摊子!

    白半邪让周兴云来给武林盟收拾烂摊子,周兴云能得到什么好处?

    直接说结论,周兴云要是把事情搞砸了,没能帮武林盟收拾烂摊子,那他就是千古罪人,白半邪等人可以将责任,一股脑甩周兴云头上。

    反过来,周兴云若是把事情办妥了、办成了,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?

    没有好处!真的没有一点好处!

    什么叫做烂摊子?搞砸的事情就叫烂摊子!你把搞砸的事情收拾好,那是你应尽的本分。

    如果白半邪等人和周兴云是穿着同一条裤子的伙伴,周兴云帮他们收拾完烂摊子,他们还会感谢几句。

    问题是,白半邪等人和周兴云有矛盾,周兴云就算力挽狂澜,率领武林盟的年轻武者击溃邪道,他们也不会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到时候会怎样?到时候周兴云剿灭邪道的功劳,是整个武林盟的功劳!

    白半邪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举办庆功宴,让群众知道今时今日的武林盟,是多么威武霸气!

    你问周兴云在哪?周兴云又会被他们晾在一旁。

    白半邪等人让周兴云挂帅为逝者报仇,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。

    成事了,就是武林盟的功劳,普天同庆!

    坏事了,便由周兴云来背锅,怨声载道!

    诚然,白半邪等人让周兴云挂帅,心中的小算盘,可不仅如此。

    何青海、白半邪等人,由始至终都觉得,周兴云和灵蛇宫有瓜葛。

    他们让周兴云率领一众武林盟的年轻武者,去替逝者家属报仇,就是要让他和灵蛇宫自相残杀!

    如果恒玉等灵蛇宫门人,依旧愿意帮周兴云背书,找几个替死鬼给他立功,武林盟也能坐享其成!

    周兴云若是率领一众武林盟的年轻武者,毫发无伤的斩杀邪门武者,为正道人士复仇,武林盟肯定皆大欢喜,可以高举胜利的旗号举办庆功宴。

    到时候,武林盟的声誉自然又回来了!

    怎么说呢。白半邪等人正是坚信周兴云和灵蛇宫有密切联系,才如此放心,允许他带领武林盟的年轻武者去浪。

    孙不同听到白半邪让周兴云挂帅,险些又气得发飙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孙方进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,孙不同马上就不吵不闹了,

    孙方进将白半邪让周兴云挂帅的理由,深入浅出的解释给孙不同听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做是放长线钓大鱼!

    一来可以引蛇出洞,让周兴云去找灵蛇宫演对台戏。

    二来武林盟的年轻武者,可以将计就计,狠狠重挫灵蛇宫!

    将计就计从何说起?因为周兴云和灵蛇宫是一伙人,灵蛇宫要给周兴云背书,自然不敢杀伤武林盟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武林盟有人伤亡,倒头来,就会怪罪到周兴云的头上。

    所以,武林盟的年轻武者,只要在周兴云的带领下,即可拿他做挡箭牌,肆无忌惮地追杀灵蛇宫门人!无需担心对方用残忍的手段杀害自己!

    只要利用好周兴云和邪道之间的暧昧关系,武林盟的年轻武者,定能狠狠地重挫灵蛇宫!

    不得不说,白半邪等人的想法真美好,只要周兴云和灵蛇宫勾结,武林盟年轻武者就不会有危险,简直不要太美妙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这都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,裘震西、慕容沧海等人,即便知道白半邪等人异想天开,也没有提出反对。

    塞露维妮亚和华芙朵的实力摆在那,就算周兴云和灵蛇宫毫无瓜葛,他们也不用担心门下弟子会遇害。

    两位古今强者保驾护航,就是最好的安全保障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兴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武林盟的少盟主,就取代孙不同,成为讨伐邪门的领队。

    不是营救行动!而是讨伐行动!难度直接飙升了一个档次!

    白半邪等人非常看得起周兴云,竟让他亲自挂帅,带着一众武林盟的年轻武者去讨伐灵蛇宫!

    要知道,鳌龙、白半邪、慕容沧海等人,率领一众武林盟的江湖高高手,都是去营救人质。现在轮到周兴云挂帅,就让他带年轻武者去讨伐邪门?这不就是强人所难吗!

    周兴云说句心底话,你们好歹给我几匹上等马,我才能和灵蛇宫赛一赛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孙不同去营救人质,都有数个登仙楼的荣光武尊镇场子。

    现在轮到我带队去讨伐邪门,是讨伐!是去杀敌!你们却让我牵着一群驴子去跑马?这不是找死是什么!

    不行!这事我绝不答应!周兴云已经打定主意,就算老妇人和白须老者很看好他,愿意让他带队去讨伐邪门,周兴云也要拒绝白半邪等人的‘好意’。

    想到做到!周兴云默默地吸气,欲要张嘴喊话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尚未调查清楚凶手是谁,就急着下定论,劳烦周少盟主来讨伐我们,是不是太仓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周兴云又没来得及说话,武林盟堂口正殿的屋檐上,便传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紧接着,恒玉、沉泉、江心、楚文宣、玄阳天尊五名荣光武者,带着十来个邪道高手,乘风而下落入庭院。

    周兴云一行人、白半邪一行人、老妇人一行人、白须老者一行人,全都顺着声音,惊讶的望向忽如其来的一伙人。

    诚然,尽管庭院内的人都感到很惊讶,可对于不同的人,惊讶的原因都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老妇人一众逝者家属,以及来围观是非的好事者们,他们根本不认识恒玉等人,因此仅仅是惊讶这伙人突然登场。

    周兴云一行人、白半邪一行人,则感到很不可思议。没想到恒玉等人杀害了那么多武林盟的人,还敢带人跑来武林盟的堂口闹事。真就不怕死了!

    白须老者在看到恒玉等邪道武尊时,惊讶之余,也感到异常愤怒,正是他们杀害了他的徒儿!

    “就是他!是他杀了蒲师兄!”

    一名元宗门弟子,在看到玄阳天尊的刹那,立即悲愤的指向他怒喝。

    元宗门弟子的怒喝,霎时激起千层浪,白须老者二话不说,提起劲就跃上前攻击玄阳天尊。

    “呵。不知死活。”玄阳天尊澹定一笑,举手刹那,玄阳劲瞬息扩散,犹如铁水般的炎火色气劲,笔走龙蛇盘旋上手,在白须老者抵近时,不退反进攻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须老者和玄阳天尊两位江湖武尊,转念间一触即发,在台上气势汹汹的干起来。

    玄阳天尊毫不惧怕白须老者,两人在讲台中间,针锋相对的拼了一掌。

    周兴云目睹此景,不由觉得两位江湖武尊,都颇懂江湖规矩。

    亦或者,两位高手对决时,都很稳健,没有鲁莽的采取行动,比孙不同强多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说呢?

    大家还记得孙不同曾经袭击周兴云,结果被维夙遥借力打力一掌反震吗?这就是他鲁莽的后果。

    如果白须老者和孙不同一样,出手就是‘直拳’,分分钟会被对手拿捏。

    然而,白须老者看似很愤怒,但他并没有怒火攻心冲昏头,因此与玄阳天尊对上一掌后,双方竟比起内劲,互相试探摸索对方的功力。

    玄阳天尊见状,不由露出一抹意外神色。

    玄阳天尊起初还以为,白须老者会因仇恨冲昏头,鲁莽极愤和他搏杀。如果是这样,玄阳天尊可以自信的断言,自己已有八成胜算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白须老者脑子很清醒,故意调整掌劲的力道,接下玄阳天尊一掌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白须老者调整掌劲的力道,接下玄阳天尊的攻击,和不调整掌劲的力道,两者间有啥区别呢?

    答桉很简单,那便是掌劲的力道适中,以至于两人掌对掌后,不会出现有人受力震退的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乎,玄阳天尊和白须老者,就像两个正在扳手腕的人,在台上掌对掌的比拼内劲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两位荣光武尊,用气场试探对方的内力深浅。

    只不过,掌对掌的比拼内力,能够更加直观,揣度对手的实力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玄阳天尊和白须老者所在之处,以两人为中心风起云涌,扬起一圈圈波澜气纹。

    层层气纹宛如荡漾的渌水,掀起肉眼可见的波澜,细沙与碎石,更是在两人气劲的牵引下,诡异地悬浮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有点不对劲。”周兴云默默的观察玄阳天尊和白须老者,发现白须老者的表现有些怪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。玄阳天尊的气劲,明显比白须老者强大很多,他的玄阳内劲宛如浩瀚长河,铺天盖地的溢出,几乎完压白须老者。

    令周兴云感到奇怪的是,白须老者明明处在下风,气功远逊于玄阳天尊,可他却没有惊恐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白须老者,就是南境的武者们,都没有替白须老者着急。

    周兴云心中的迷惑,马上就找到了答桉,只见白须老者勐然发力,居然将玄阳天尊给逼退。

    白须老者这个……这个就很不讲武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