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皂社 > 科幻小说 > 净身出户之后 > 章节目录 240 把油给我加地上

章节目录 240 把油给我加地上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两个小家伙,我会让你们幸福的!”

    陈二爷说着,双手放开了方向盘,然后从口袋里又拿出一根香烟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,陈二爷抽的是大前门。

    这香烟很便宜,三块钱一包。

    听说有股子华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劣质的香烟呛的我和妹妹不住的咳嗽。

    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和妹妹命损于此。

    “喂,陈二爷,换我来开车行不行?”

    他并不理我。

    汽车从南山上开了下来,来到了宽阔的大马路上。

    我和妹妹总算是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连忙将车窗摇下来,来呼吸外边的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汽车一路疾驰,却并没有上高速,一直在国道上行驶着。

    不是回北海,也不是回中海,而是奔着泥河湾来了。

    陈二爷花钱精打细算,喜欢占便宜的小混子姿态让我觉得很丢脸。

    在加油站,捷达加一箱汽油需要一百九十块钱。

    加油员递给他一包纸抽,他非要冲人家要一块毛巾。

    “先生,超过两百块才是毛巾,你的才一百九!”加油员道:“实在是不好意思!你的油箱已经给您加满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把剩下十块钱的,给我加到加油站的地上,我就要毛巾!”

    陈二爷大言不惭的道。

    加到地上?

    卧槽牛逼!

    那加油员实在是拗不过他,便偷偷塞了一块毛巾给他,叮嘱他快些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陈二爷洋洋得意的将那块毛巾递给了我和妹妹。

    我服了!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陈二爷又抽起了他的劣质香烟。

    汽车开往了泥河湾。

    母亲的坟前。

    陈二爷买了些纸钱前来吊念。

    在烧纸钱的同时,他将那个荷包扔进了火里。

    眼看大火要将那荷包吞没,他却突然抽风似的,又探手将那荷包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烫,好烫!烫死我了!”

    陈二爷一边说着,一边蹑手蹑脚将荷包打开,然后从里边取出一张皱巴巴的钱币。

    原来,荷包里边居然装了一张二十块钱。

    将二十块钱重新揣进口袋,他又将荷包里里外外检查了一边,方才将荷包重新扔了回去。

    牛逼!

    为了二十块钱,差点没把手烧掉。

    如此跳脱的人,居然是我和妹妹的父亲!

    陈二爷凶巴巴的点燃一根烟,煞有介事的道:“小莲,你放心,两个孩子我会照顾好的,等我先解决了璇璇的婚事,然后我就带着孩子们来陪你!”

    陈二爷说完,就招呼着我们回北海。

    那个便宜妹夫赵永强又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璇璇,你在哪里?我好想你!我一刻都不想等你了,我现在就想要见到你!”

    妹妹在电话那头一边安慰他,一边哭。

    开车的陈二爷一把抢过妹妹的手机,问道:“小子,你把你们家的门牌号报上来,我是璇璇的爸爸,我们这就前去吊丧……什么?什么位置?发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陈二爷又把手机递给妹妹:“他说他发位置给你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有璇抢过自己的手机,电话那边的赵永强已经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发来的位置,到底是参加丧葬的殡仪馆?

    还是给我们摆了一桌鸿门宴呢?

    我觉得,他发来的位置,绝对安插着一群亡命之徒,等我们抵达那边的时候,给我们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敏锐的我感觉到北海有天罗地网等着我们。

    两千三百多万不算多!

    但确是普通家庭一辈子难以企及的财富。

    干了这一票,赵永强以后就成千万富翁了。

    我若是赵永强,心若是再狠一点的话,我也会这么做!

    无毒不丈夫嘛!

    我们不可以回去!!!

    回去就是自投罗网,回去就是死路一条!

    我扭头看向妹妹,却见她一边聊着微信,一边面色带着愁容。

    我知道,想要说服妹妹不回去,很难。

    想要说服前边的疯子不回去,恐怕更难。

    冷静……冷静!

    深呼吸……深呼吸!

    越是到关键时刻,越是需要沉住气!

    和妹妹摊牌,妹妹肯定不信我!

    而且前边的疯子似乎也不会站在我这边!

    让我们来想想,赵永强所说过的话中,哪些谎言可以一下子就戳穿呢?

    他热爱小动物?每周都要作义工?这些得做深入的调查,很难戳穿!

    他爱我妹妹,对所有的女人,包括女神萧颖儿,都能够目不斜视,这样一个标准的好男人,而且也确确实实做到了忠心不二,很难戳穿!

    他说和妹妹喝醉了,然后两个人稀里糊涂的领了证,这件事情需要查阅民政局的监控,恐怕也很难戳穿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!

    我把妹妹骗回来。

    这个心思缜密的人渣因为急切的想要骗回妹妹,说自己的父亲去世这件事情上,可能有漏洞!

    你不是说你的父亲死了吗?还把殡仪馆的地址发给我?

    好啊,我来看看你父亲是不是真的死了?

    我灵光一闪,看向妹妹:“妹妹,你和你们单位谁的关系比较好一点呢?”

    陈有璇愣了一下:“我和阿强啊?哥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我道:“除了阿强,你和你们单位谁的关系比较好,我觉得阿强语气不对劲,你让他过去安慰安慰阿强!”

    妹妹恍然大悟,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我凑到妹妹身边。

    我听见对方喊我妹妹陈有璇。

    妹妹喊对方娟娟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今天没来上班,强子给你请假了,你也真是的,强子的父亲过世了,居然还得替你操心,你却到处乱窜,你知道他现在多需要你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娟娟劈头盖脸对妹妹一阵的数落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按道理说,赵永强的父亲过世应该是假的吧?

    只是用来麻痹妹妹而已?想要骗妹妹回去的借口!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真的?

    怎么妹妹单位的同事也知道了?

    妹妹惭愧的低下了头,还没忘记用力狠狠瞪我一眼,方道:“哎呀,娟娟,我知道错了,你帮我去照顾一下强子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少来啦,强子除了你,别的女人正眼都不看一下,我过去干什么?和他说话他又不理我!”

    听了对方的话,有那么一刹那,妹妹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神情,然后又委屈巴拉的道:“哎哟,娟娟,算我求你了行不行?拜托你帮我去看看他,我怕他想不开,我在路上马上要到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服了你这个小妮子了!”

    那边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惊呆了!

    难道赵永强的父亲真的去世了?

    难道赵永强真的爱我妹妹,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他就好这口?

    难道赵永强真的是爱护小动物,每周去做义工的好好先生?

    难道我所有的怀疑都是错误的?

    我开始怀疑自己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不对的!

    赵永强听到法院判决,两千三百多万的时候,他的眼睛是直勾勾的!

    一定是哪里出了纰漏?

    到底是哪呢?

    前边开车的陈二爷嘟囔了一句:“和你打电话的这个女人阴阳怪气的,很像以前跟着我混的一个小妹,这小妹以前总是想方设法的勾搭我,还好老子是当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你还是少和这样的女人做闺蜜!”

    陈二爷的话语提醒了我!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问题出在了陈有璇的这个闺蜜上!

    这闺蜜不是被收买了,就是赵永强的合谋!

    我道:“我能看看你的闺蜜长什么样吗?”

    妹妹点开她的一个微信好友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头像就是她本人。

    一张后天整的蛇精脸,柳叶眉,桃花眼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于是我又生一计:“妹妹,你糊涂啊,你明知道妹夫除了你,别的女人不看一眼,你为什么还要一个女人帮你去安慰妹夫,你北海还有没有什么男性的好朋友,让他帮忙过去打探一下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妹妹思考了一下,然后摇摇头!

    “哥,你也知道,我从小就不敢和陌生的男生说话的!”

    内向的妹妹啊!你可愁死我了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  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